Q酱🙈

谨慎关注 热爱跑路和挖坑

【磊凡】白府日常系列之归乡

大伯回来啦~
特务J古代设定 今天这篇有点偏六甜向
么么么 勿上升真人 有私设
心里很开心,就又写了一篇
戳白府日常tag看系列文
多打了几个tag



---------------------------




白府前些日子有点冷清。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江湖上不太平,东厂西厂都揣着那点心思做着些坏心眼的事。

朝廷也被搅得一团糟,大臣们互相指责,吵得皇帝耳朵都发痛。

“这天可能要变了”

掌门念叨了好几次,最近几天也是越发忙碌。

小伍看着掌门的样子心里也知道不好,接到的任务越来越多,一次比一次棘手。

他素来喜欢说话,可面对任务总是话少,皱紧眉头的努力样子,谷嘉诚看他这样,也只是木着一张脸守在他身边。

“我的金钟罩铁布衫练得差不多了,连嘉成都打不动我”
“我跟嘉成多跑动几次,也是让你们俩都休息”

“似的呀,凡凡你的剑法要多练,磊磊不是又帮你找到一份剑谱,人外有人,武功练好了才能锄强扶弱呀”
“还有磊磊呀 你的暗器也要继续练,你的内力还是不够,你擅轻功不擅近战,这一点要小心”

郭子凡听得直要找个水缸把脸埋进去,赵磊伸手捂住他耳朵冲着老谷笑

“老谷,你快带小伍去吧”

“不然子凡这样子估计要窜上房梁了”

等到老谷拽着气呼呼的小伍走了,郭子凡才停下闹腾揉耳朵。

“小伍的话我都能背下来了”

郭子凡的样子气鼓鼓地,赵磊看他闹腾完了,才去厨房端一碟糕点给他。

在院子里挽几个剑花,虽然平日里总嫌小伍的话说好几遍,但他都是听得进的。

再说这次赵磊可是费好大劲给他拿的剑谱,不好好练怎么行。


夏天总是热的,郭子凡着轻薄衣裳,手里一柄剑使得出神入化。
赵磊端着盘子出来时,郭子凡正巧从树上跃下,手腕一转使个剑招,叶子纷纷跟着落,能闻到股草木的味。

他就站在廊下,看那人舞剑,一转身,便能带起一场翠色的雨。

郭子凡回头看见他,小心收了剑

“磊哥,你怎么傻站着”



我在看你


定了心神,他便走上前去递上盘子,郭子凡挑个自己喜欢的紫薯糕吃的起劲,看他咽下去后心满意足,赵磊才放下盘子开口。

“子凡,收拾一下,我们也要动身了”
“嘉嘉的信鸽刚刚带来消息,要我们去帮忙”

摸摸剑鞘上刻着的蛇,郭子凡懒洋洋地起身,剑尖一扫,挑下树上一截枯枝。

“走吧”

这一走就是两个月。

等他们回来,小伍老谷也是刚到。

小伍的脸上挂了彩,正给老谷的肩膀上药,见他们回来挥一挥手上的药包,郭子凡想挥手,却被赵磊拉住指了指他旧伤复发的胳膊,只好扯开嘴角笑,手指小心地覆上去一点点牵住赵磊缠上层纱布的手。

白府这才有了点人气。

焉栩嘉是隔天回来的,看着挂彩的他们啧啧啧好几声,心有余悸地摸摸自己的脸。
仗着郭子凡养胳膊打不过自己抢了他不少吃的,气得他牙痒痒只好天天一大早就去焉栩嘉房门口堵着,赵磊坐在树上看他们俩闹笑眯眯地玩着飞镖,偶尔也跟着斗嘴,不掺和太多。

反正最近是给他喂糕点喂得太多了。


这太平过了也快一个月之久,那天几人正围在一起喝小伍煲的猪脚汤,一只灰白相间的鸽子咕咕咕地飞到桌上。

小伍瞥一眼,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老谷一见他这样,也乖乖地喝汤不说话。

最后还是赵磊伸手去解下那信纸。

“大伯明日回来”

郭子凡嚼了两下豆沙包,见气氛不对,戳戳焉栩嘉,示意他开口。
焉栩嘉眼睛滴溜溜转了半天,最后干脆把脸都埋进汤碗里。
赵磊也只是夹了一筷子菜去堵郭子凡的嘴。

“他还知道回来”
“这一个月一点音信没有,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碗被重重一搁,老谷正心想小伍的内力最近真的有长进,便见那人接着开口,眼睛有点红

“我差点以为他真出什么事”
“回来看我不好好教训他”

“我们一个都不能少的”


韩沐伯等到晚上拎着大包小裹进门,却一个人都见不着。

怎么,自己的鸽子是出现失误了,没送到信。

明明没任务啊。

正纳闷间,右侧传来声音,韩沐伯猛地侧身,泛着银光的飞镖堪堪从耳边划过。

“我去,你们这么欢迎我啊”

还未回过神,就见郭子凡冷着一张小脸从门后闪出来,手中的长剑直刺要害,韩沐伯左闪右闪,最后只好扔了包裹抵挡

“长进不少啊”

正说着,老谷的拳头也跟着过来,心里叫苦不迭,眼尖地瞅着后面正在掰手指的小伍,忙着求饶“哎呦哎呦,我错了我错了”

“你们别这么对我啊,我这都快一个月没见着了”
“不想我吗”

听到这话,小伍才气呼呼地走过来,捶一下韩沐伯的肩膀

“我都快以为你死了”

“别生气别生气,我这不是有任务吗,没法找你们,你知道我最近为了收集点消息开始做布匹生意,你们来我的店我便宜卖啊”

小伍扭头走开,老谷又凑过来

“还行,武功没落下”

“跨个火盆”

焉栩嘉带着笑嘻嘻地去指地上的火盆,伸手去讨要礼物
“一个月没回来没点见面礼”

“有有有。在包袱里呢”

“火盆跨了先”

“不是 我又不是进了牢狱...”

韩沐伯声音越出越小,赵磊摇着扇子看他,郭子凡把玩着剑鞘,小伍已经转身进屋,老谷跟他一起,焉栩嘉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笑着伸手向后背

他颤巍巍地抬起脚跨过去,脸上带着冷汗,讨好一笑牙龈都露出来。

郭子凡这才哼一声也拽着赵磊走了。

焉栩嘉起身跟上,走到一半回头笑

“大伯你傻站着干什么,小伍给你煲了鸡汤,你快进来吧”

手一翘,指着边上的包袱

“带好礼物”


六个人终于可以围在桌子上吃一顿欢欢喜喜的饭

酒足饭饱的韩沐伯这才老老实实坦白

“哎呀你说这舟车劳顿,带吃的我怕坏了,带好东西我待的地方又找不到好的,就想来想去也真是找不到什么...”

“唉...你们别瞪我诶...”


“我想来想去,如今这日子,我还是给你们求个这个”

是护身符。

“我从最灵的佛寺求来的,那老和尚说,可保平安喜乐”
“我已经把最厉害的那个给掌门了”

郭子凡却发现了好东西,从包袱里拿出一个团扇,上面画了一副仕女图。

韩沐伯的脸腾得红了

“没有没有,路上太热,小姑娘借我扇风用的,要还回去哈”

“大伯你真是招人喜欢,估计那些姑娘们巴不得给你扇风降暑”

赵磊却对这话上了心

“怎么,你羡慕”

“没没”

郭子凡一把将扇子丢回去,讨好地转身去看赵磊
“我只要步桐频的扇子就好”

韩沐伯牙又有点疼。

晚上的时候,老谷和焉栩嘉被打发去洗碗,郭子凡又跑去厨房里闹,赵磊只好去看着他们。

韩沐伯蹲在院子里看月亮,还是白府的月亮最圆

伍嘉成走过去蹲在他身边

“老谷呢”
“我让他去洗碗了,他都不干活”
小伍皱着鼻子抱怨,可是又很快笑出小虎牙“反正他们三个够他折腾的了”
大伯也跟着笑,又抬头去看月亮,吸吸鼻子。空气里还有股饭香。


“掌门说了,最近不太平,她也在四处忙活”
“也许不久就会乱”

小伍点头,眼睛依然清亮
“我知道”

“沐伯你不是常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我们尽好自己的人事,剩下的交给天命”
“反正不论发生什么,我们几个都不会分开的”

他的手上放着韩沐伯求来的护身符,不多不少,正好六个。

“我不信鬼神的”
“但我信你们”

厨房那里传来打碎盘子的声音,郭子凡和焉栩嘉跌跌撞撞地跑出来告状,赵磊跟在身后喊“子凡你没割了手吧”

老谷拿着个破盘子一脸无辜。

小伍只好回去管他们“你们几个,老谷你比他们大也闯祸”
“我打死你啊”

晚风很清凉,就着温柔的月光,树叶的声音沙沙响,韩沐伯干脆不顾形象坐在地上回头看他们闹成一团,手里的团扇摇摇晃晃。

吾心安处是吾乡。

而有你们,便是让我安心的故乡。


FIN

韩沐伯 北京欢迎你啊啊啊啊

评论(15)

热度(61)

  1. Chrisss_Q酱🙈 转载了此文字
    暖心的😈 欢迎到北京呀。无论你来做什么都好~ 切记火锅要请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