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酱🙈

三分钟热度 跑路挖坑狂热爱好者 偶尔自言自语 偶尔激情产出

【亮宇&景晨】爱有引力 下

哨向au 本质言情剧 私设多

主亮宇 部分景晨

点不了题逻辑混乱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ooc属于我

不要上升哦~

-----------------------------

16.

置换主语是韩宇的讨好与挑衅,相处的这些年总有某些时刻想不管不顾地撕破脸皮把话语一股脑都倒出来,但是关键时刻脑子还是亮起警报封住嘴巴,不是怕师徒没得做,只是怕一拳打在棉花上,打断骨头连着筋,比死了还难过。


打直球是他的标准风格,而十五年如一日的惯例便是胡浩亮轻巧地接下这个直球毫发无伤。

在撩人与接受被撩这门功课上,师傅永远都是师傅。

“嗯,我也想你了”

你看,就是这么理直气壮地回应,甚至有时候会借力打力把杀伤力更大的话丢回去,让人梗住又心痒,但又不再敢继续过分闹。

韩宇有点无奈,他是真喜欢胡浩亮,他没有办法。
所以那些不敢与心动,他全盘都接受。


17.

抬头继续看自家师傅,作为常年战斗的哨兵皮肤有些黑,穿着背心露出线条好看的手臂,上面有青筋。

迷人

胡浩亮在说话,他的唇形很好看,声线低沉。




“所以跟我绑定吧”






???

!!!!


“你说什么?你你你什么意思??”

韩宇的感官一向很灵敏,对于刚刚那句话他一字一句听个清楚,只是一切太突然,就像是突如其来的梦话。

他不是没想过会跟胡浩亮绑定,这场景也被设想过无数次,世界末日的狂欢,大战胜利后的带血相拥,或者是等退隐之后约定俗成的相伴,他鼓起勇气将一切摊开,再收获那份梦寐以求的欢愉。

反正,绝对不是现在!


一个最平凡的下午,风吹得他刚才吃了一嘴沙子,落下的烟灰烫伤手背,开了一下午车硌得屁股还有点疼。

太糟糕了。


对面人的茫然又一次取悦了胡浩亮。

“韩宇,你阅读理解不好是不是?那我再说一次”

“做我的伴侣好不好?”

一起吃饭,打架,睡觉,生活的伴侣。

永远无法分开的且一直相爱的,伴侣。



太糟糕了,居然还在找地方扔烟头,说这么重要的话能不能严肃一点。

太糟糕了,太阳正好落山,漂亮的夕阳被车外的人挡了个严实,背光的样子一点没有电视剧里面那么浪漫,反而显得他脸黑。

太糟糕了,韩宇心跳指数爆表,眼眶发热,嗓子没出息地干涩,大脑一片昏沉,反馈不出内心想法,像个木头人。

太糟糕了,他扔掉香烟保持抬头姿势,看到胡浩亮逐渐弯腰,闭上眼放任自己陷入黑暗,有只手像方才一样摁住肩膀。

烟草味还没散尽,嘴唇碰上嘴唇,是场真正意义的初吻。

一点都不糟糕。






18.

“韩宇和亮亮绑定了”

还在跟钟晨比谁先开口的黄景行突然出声,他没想到平日里总笑哈哈的自家徒弟原来这么能憋,只好借刚才听见的一丢丢少儿不宜来开启话题。

今天的黄Dino也是五感超强呢。

还好很快那边就进了静音室。

钟晨还是没接话,黄景行只好咳一声继续。

“这几天,他们两个的故事已经快被编到5.0了”
“有模有样的”


钟晨终于结束放空开口“对啊,每个人都在被猜来猜去”

但是黄景行好像听出了其他意思,从他选择钟晨做门徒起,无数的声音都在疑问,一个哨兵选择向导作为徒弟,促狭的,调侃的,揣测的,人们不敢在他面前明目张胆,那就背地闹到小徒弟那里去。

钟晨争气,将他钻研的新招数参透得很快,堵住部分人的嘴,但是关于他身份的质疑还是无法散去。

向导和哨兵,无非进攻方式不同,偏从过去就有人拿向导身体对抗弱来作为说辞,试图将向导压至底层,来宣告哨兵的绝对权威。

而他黄景行自觉醒后开始,就明白那些言论纯粹扯淡,身边的向导伙伴打起架来笑眯眯的,出手却比谁都狠,他自己都不敢惹。

别有用心的人太多,好在他们那一代的人思想独立,二十多岁时凭借一腔热血生生将这偏颇的世界撕开,创造了一个真正属于哨兵和向导的时代。

但是还不够,至少跟他以为的相比。



19.

“钟晨,如果当我徒弟真的让你很不开心,你可以离开”说完这话黄景行有点懊恼,又再一次小心解释“我不是赶你走,就只是...”

“我知道”

他还是在低头,黄景行看不清表情。
钟晨却没有接上刚刚的对话,反而又将话题绕回到最开始探讨的两人。

“他们两个,任何人都插不上手的”

“不管他们是要分开还是绑定”

“我们都是无关紧要的外人”

小徒弟抬头时眼里光芒坚定又坦荡。

“宇哥说,他的开心或者不开心,不是别人嘴里的”

“我也是这样的。景行哥,我们也是这样的”

他终于将所有隐忍尽数表达

“不关外人的事”
“只是我们俩”

钟晨一直都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对凡事都看得通透,看起来无害实际上精神控制悄无声息,一招制敌。

“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你会选择一个向导当门徒,其实我到现在还是觉得是我的幸运”
“但是景行哥,当时选门徒的时候,只有我一个向导去了,很多人都在议论我,可是我没有离开”
“我很开心能见到你,从一开始就没有后悔过”

所以那些准备我都做好了,而且没有退缩的打算。

“景行哥,我会成为不给你丢脸的徒弟”

“我也,会成为你唯一的向导”

这句唯一大概用尽了说话人全部力气,他说不出更露骨的话,但是想必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的师傅懂他的含义。

是会成为,而不是想成为,这是他单方面的固执承诺,执拗地将心愿落锁,倒是有点被韩宇传染的意思。

黄景行依然没有表情,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小河豚有点害怕,但还是接着说“我之前离家出走是气我自己进步慢,总是追不上你”

“所以,景行哥你可不可以,在我变得很厉害之前,先不要去绑定别的向导”

看着还是一脸木然的师傅,小河豚觉得自己快要漏气了,说出的话泼出的水,他自暴自弃地想,果然这种话在微信里说比较好,形势不对还能撤回装傻。

一只手落在他的肩膀后侧,力气很重,似乎想拥抱但克制地没有继续。

“好”他听见景行哥的声音,里面有不易察觉到的颤抖

“我等你”

被约定的人笑得鼓鼓溜溜,而还在一本正经的人正在努力憋住内心的狂喜,他很少当面夸自己的徒弟,这次也不例外。

“钟晨进步很快,学得非常快,他未来一定会非常成功”
“首席向导估计非他莫属”

所以大概用不了多久,他这个师傅就能等到冰雪消融桃花开。



20.


“看样子你们结合了”

王子奇认真拿听诊器给韩宇检查,橘猫恹恹地趴在阳台上。

豹子倒是精神十足地到门口巡逻

“没什么大事,他结合热刚退,加上结合之后你们的精神图景会相互融合相互影响,所以有点不舒服是正常的”

毕竟这苦头他也不是没吃过,他叹口气,认真心疼了一分钟脸红透的小韩宇。

“你们回去吧,在营地那块散散步 放松一下,精神别太紧张会好受一些”

王子奇没回头却感知到远处有个熟悉的高个子拎着行李箱向这边走来,心情更好地添了一句

“这几天注意一下,别太...热烈”

小橘猫喵呜一声用爪子去捂耳朵

没耳听没眼看


胡浩亮拖着红彤彤的韩宇到营地后面的小山坡去吹风,美其名曰看风景。

“亮亮,现在也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你让我看什么?”

“看云”

“今天确实是阴天,但这有什么好看的”

被提问的人没有说话,只是把韩宇的手放到自己的太阳穴,韩宇这时才想起来胡浩亮的精神图景是一片云海,每次他安抚这位哨兵并试图深入探索时,都会被阻止。

而这次他终于拿到了那张通关卡。


21.


“你的云海跟以前不一样了”

韩宇闭着眼睛让自己进入对方的精神图景,同第一次看到的雾气弥漫不同,如今这地方散去所有朦胧,无数朵云形状各异。

他试探着走进最近的一朵,面对扑面而来的水汽闭上眼睛,等再睁开他就愣住了。

原来云朵中央无风也无雨,里面站着一个小孩,正在练习咬刀。

那是十三岁的他自己

“不要受伤”那时候的亮亮话很少,关心也只有寥寥数语,韩宇也只好不说话就跟着练。

像个小傻子。

十四岁 第一次参加塔内的竞技比赛,他站在台上兴奋地像个猴子。

十五岁 拿着体检报告的他气得直噘嘴,“亮哥你说我怎么还不觉醒啊,你都觉醒这么多年了”
还没太长高的小人眼睛里全是一眼看到底的崇拜“我真想成为跟你一样厉害的哨兵”

十六岁,十七岁,十八岁

十九岁,刚刚觉醒的他红着眼睛站在曾经的训练场里,明明四周没有人,不懂得建立精神屏障的他却被迫感知到四面八方的情绪,嘲讽的,讶异的,幸灾乐祸的,还有,心疼的。

当初他捂住头近乎崩溃,只是探知到那股情绪的主人离自己很近就没再理会,直到自己昏过去,又被人抱到医务室。

现在看,这个视角,不是亮亮又是谁。

云海很广,云朵连绵却也彼此独立,每一片呈闭合状态的云景里都藏着一个自己,有的只有背影,但画影都分外清晰。

不,有的里面甚至没有人像,只有声音,不同人的声音。

“南边最近出了一个向导,精神力很强但不太会控制,听长相描述,像韩宇”

“韩宇好像自己学会怎么做向导了,那边情报贩子说那个新来的向导雇佣兵打法跟别人都不太一样,但是精神控制很强”

“韩宇向导精神体居然是只猫!!”

“你要去找他?喏,地址给你”


有些事情他本人都记不太清,可还是被悉数记录小心地藏好,如同舍不得面世的绝世秘宝。
那些曾自认为无关紧要甚至遗忘的过去,于另一人而言,却早已被默默嵌入脑海,埋进呼吸起伏里,随生命存在。




22.


韩宇睁开一双红红的眼睛,发现让他感动的人还在笑。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胡浩亮却摇头

“我之前也不知道,直到你回来的前一天,我被催眠后才看清”
“精神图景是可以自身架构的”

看人还是一脸不懂,胡浩亮就知道当初的哨兵向导指南他没有好好看过。

“精神图景可以由主人自由构建,也可以完全随意生长,而我一直懒得去管这些事”
“所以,我的精神图景是这个样子,不是通过我本人的自主意志,而是通过我的本能”

是他在前几天才意识到的,名为韩宇的本能。

人最不该压抑的就是本能。


眼泪在眼眶里转了又转,他的哨兵平时调笑起来骚话一个接一个,到如今这个关头却连我一直爱你都要拐弯拆成两句话,真是够讨嫌。

可韩宇就是喜欢这股讨嫌劲,超级喜欢。

这辈子都跑不掉的喜欢。



23.

“不要哭了”

“明天,分完钱就回家,可以换个大房子”
“换房子还要搞装修”哭完的人揉眼睛说

“干脆去端掉南边那个被悬赏的小队的基地,我喜欢他们房子里那个镜子和地板好久”
“而且我们都绑定了,要去亮个相啊”

“宣誓主权?”

“怎样?”韩宇嘚瑟地摇头,被亮亮摁回肩膀靠着。
也是,这家伙就喜欢如此,遇到喜欢的人喜欢的事,三句离不开,拥有一点就恨不得全世界陪他一起欢呼鼓掌。

同以前一样,改变不了的少年心气,就不必去改变。


“不怎样,那就去吧”

“该有根据地了”

胡浩亮侧头亲吻韩宇的发顶

“以后一起打架好不好”

“好啊”



24.

飞蛾不断重生,被吞噬的自己成为燃料,火光永不熄灭,终成为彼此甘之如饴的牢。

心里的天平摇摇晃晃,好像另一个人的砝码其实要比想象地多好多,指针不断摇摆,最后被主人大手一挥连托盘带砝码全部打翻,算得头疼看着眼晕,多还是少如今早就无所谓,干脆不要再称了。

以爱为名的那些瞬间,付出便再收不回。

哨兵和向导绑定了就不能分开,开弓也再没有回头箭。他们用自己的方式许下陪伴的承诺,并接受永远不可变更的结果。


那就,一直爱着吧。




FIN



服了自己的结尾能力.....反正就是他们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评论(24)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