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酱🙈

三分钟热度 跑路挖坑狂热爱好者 偶尔自言自语 偶尔激情产出

【亮宇&景晨】爱有引力 中

主亮宇 部分景晨

哨向au 本质言情剧 设定有改动,私设多
并点不了题系列


文笔逻辑混乱不知道在写什么....

ooc属于我 哨向上升不了的( ´◔ ‸◔')

--------------------------------

7.


“你的精神图景稳定很多”

白衣的向导收起催眠工具同胡浩亮拉开距离,除了工作需要他并不喜欢同这些独身的哨兵过多接触

“刚刚梦见了什么”

眉眼清明的男人还维持着半躺的姿势,他花费了一些时间回忆醒来前他所见到的场景。

那是他脑内连自己都未曾探索的区域,哨兵们固有的弱点,在遇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向导前,他们的精神图景往往都是不稳定且混沌的,再加上五感的过度敏锐,这让他们无论是作战还是休息时总会心神不宁。

可胡浩亮不一样,他这个人性格里带着生人勿近的小高冷还有点强者的傲气。

精神图景里常年都是朦胧云海,偶尔紊乱时里面变成灰色还滚点闪电,他对这些并不在意,不安来源于对未知的恐惧,而他不害怕未知,经验逐渐累积,仗一场一场打,输了就再来,他总会赢。

有时累了,他就放缓精神在打雷带闪的脑内睡一觉,这形容好像在渡劫,可在很多人眼里,他确实是个神。

人们都说他有当黑暗哨兵的潜质,不需要向导也极少暴走。


可这次,他竟然就直接看进了那些云雾的最深处。

隐约可见里面坐着一个人,梦境里的路太长了,无论怎么走都离那人有一段不近不远的距离,他开口想喊让对方转过来,可却在张嘴的一刻失语。

是谁呢?


8.

胡浩亮停下来,认真的看前方的背影,云层太厚了,他辨不清身形,可那个后脑勺圆滚滚的。


从前有个人,完成训练后喜欢一蹦一跳走在他前面,后脑勺的头发翘起,让人会忍不住想伸手去压。


那个人会在开那些培训大会的时候趁没人注意趴在桌子上玩自己的姓名牌,他坐在后排的哨兵队伍里看前面不安分的那颗小脑袋,就知道有人坐不住了。

他性格里有点好斗成分,越是真刀真枪就越兴奋,跟敌人车轮战也没见他落过下风,头发被汗浸湿软趴趴的,随手一抓后脑勺的发型就乱七八糟。

每次模拟战斗时自己就在身后盯着,随时准备伸手帮忙,却转瞬就见战斗结束,背对他的人转过来,眼里半点都没沾染方才的血腥气,乖巧地像个讨棒棒糖的小孩。

“亮亮,我赢啦”


是谁呢


“是韩宇”



“什么”王子奇有点迷茫,但转瞬就读懂了胡浩亮的回答,他没有说话,只是好整以暇地看着这位哨兵将思绪理清,精神风暴已经归于平静

黑色的豹子懒洋洋地起身踱到门口舔爪子。

哨兵也要做出他的决定

“我想韩宇了”

他说



9.

被思念的主人公此时正在跟马上出锅的水煮肉片做斗争,浇上热油时一瞬散起的食物香气让在饭桌前拿碗蹲着的钟晨弟弟不自觉咽口水。


“这个辣点,我再给你炒个蛋炒饭”

弟弟笑开了花

桌下的橘猫喵呜嚎叫非要施展弹跳力,最后被钟晨一把捞起摁在怀里。

“乖,猫不能吃水煮肉片,会死的”

“喵!”

“宇哥它想咬我”

“不许咬弟弟,不然以后都吃减肥猫粮”
韩宇从锅前转头过来喊。

小橘猫委委屈屈地趴着,有一下没一下用尾巴打人。钟晨见状去摸它后背挠它下巴,没一会就舒服了。

“饭炒好了,你把它放下去洗手”
一拍猫屁股,“去玩吧”

“你少吃点猫罐头,胖的太快了”

“喵!”
你才胖呢

顶嘴,韩宇摇头,真该再读一遍精神体教育全集。


“宇哥我如果是个哨兵一定要绑定你,太好吃了”
忙着扒饭的小河豚嘴里一鼓一鼓还不忘说话,韩宇听见这话伸手想弹他脑门,但怕他呛到又改变方向胡噜了一把头毛。

“慢点吃”


10.

黄景行的电话打来时韩宇刚拿起筷子,看到来电显示他瞥一眼还低头吃饭的钟晨,转身去卧室接听。

“喂?”

“你,该回来了吧”

“原来黄欧巴这么想念我,我这才走几天啊”

“有人比我更想你,子奇刚刚告诉我,胡浩亮说,他想韩宇了”

调笑的表情在韩宇脸上消失,但接着他嘴角的弧度就越来越大,捏着手机的手指不自觉握紧

“真巧,我想回去了”

“明天回去,不,一会就回去”

“你可真够着急的”

“怎么着?你不想见你小徒弟?他最近可都说要跟我一直在一块”

那边沉默半晌

“用不用我去接你们”

韩宇的笑声穿过卧室被餐桌边的小钟晨听得清楚,他抱紧碗在心里吐槽,宇哥心里的那股高兴劲不用探索都能感觉到,估计一会就能看见一只蹦蹦跳跳的人形企鹅。

“赶紧吃饭啦,吃完收拾好我们出门”

“去哪?”

“明知故问”

打电话时没有建立精神屏障,以他的实力感知到其他向导的精神探索也不是什么难事,而他只是放任自己的情绪被另一个人尽数了解,选择权交出去,是走还是留挂断电话就知道。

离开卧室就看到还在装鸵鸟的某个人,他就知道,黄欧巴要见到心心念念的小徒弟了。


“宇哥,之前说好的一直收留我呢”
“诶呀,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啦”

韩宇把钟晨的包拎出来,又把自己当初的行李推到门口,出来后行李箱一直也没怎么打开过,他知道自己早晚会回去,不管亮亮有没有说那句想他。

因为他真的好想胡浩亮。


11.

“走吧,我们回去见师傅”

钟晨坐在后座里抱著书包像个小学生,眼神里还带点犹豫。

“宇哥,你见到亮亮第一句会说什么?”
“回去之后你会跟他绑定吗?”


韩宇瘪瘪嘴

“不知道,见了再说,这些事情我都没想”
“我一直都这样的”

有人说感情像天平,聪明人你来我往,谁多付出一些少付出一些,以期得到长久的平衡,小心维持那份摇摇晃晃,将所有化为细水长流的不死爱情。

可是这对韩宇来说太难了,自从相遇开始,他就自顾自地放上了所有砝码,甚至到现在还在加量,不断地将爱意付出,有多少便给多少,如同一只不断重生的飞蛾,只向往那蔟火。

他不是没试图遏制过这种情况,刚觉醒成向导的那一年他将一切归咎于本能,再加上对于自己身份的不认同还有塔内对他的争议促使他远离所有人藏匿起来。

那时的他没有训练,不会精神控制,时常头疼,没人教过他向导该怎么战斗,他只好慢慢摸索寻出一条自己的路,过去完全按照未来哨兵标准的训练带给他的好处就是体能和爆发力优于常人,对于精神力的控制也得心应手。

“天赋极高”

有人这么评价过韩宇,可惜,他不再是个战士。

可是胡浩亮找回了他。

“没关系,你当散兵,我也当散兵”

“跟我走吧”

天平被小心翼翼收好在角落保存了好几年,只消一次重逢就被放回心尖,韩宇一股脑地把这几年攒下的思念全部堆上去,也不再去管后果。
相比挣扎逃避,他更擅长坦诚。

不是因为哨兵向导身份,哪怕他们都是普通人,只要是亮亮,他就会无可救药地执着。

漂泊的几年也算让他看透,人就一辈子,爱一天就少一天,多拥有一天是一天。


王子奇说他跟熬鹰似的,有使不完的力气,有烧不尽的感情。
只要稍微得到回应,就不管不顾地奔过去。


钟晨坐在后座看着韩宇,打心底里佩服。

人这一生大概都要有义无反顾的决心和行动,有的人可能只会这样一次,可韩宇好像有无数次。

那我呢。

他抱紧书包,回忆却又回到最开始被收为徒弟那时候,他不是没有疑惑,也怀疑过自身。

可是景行哥从不多说,只是再正常不过的训练,严厉,正经。现在想来,那份正常才是最大的底气。

没有质疑,没有犹豫。

可我有多于正常的非分之想,甚至希望成真。

“景行哥可喜欢你了”

钟晨想到这句话。

可以试试吧,想得越多才会错过越多,那样才是真的失败。




12.

“你徒弟一会回来”

听到这句话的亮亮表情终于有所松动,他起身从屋里走出来,准备去门口等。

身边跟上了黄景行

“你为什么跟着”胡浩亮笑得促狭

“跟你一样,等徒弟”

话不多的哨兵之间也会有默契,几句话就明白对方内心所想,大概怀揣同样惶惑的心思,而又惺惺相惜。


车开回营地,老远就看见两个人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抽烟,旁边还蹲着一只黑豹,韩宇眯了眯眼睛,利索加速停到门口,地面扬起的沙尘让黄景行转头和胡浩亮对视一眼。

看样子有人还没有消气。

车门打开,钟晨背著书包跑下来,欲言又止地看着黄景行,他想说什么,但眼神瞥向后面还没下车的韩宇还有前面依然坐着的亮亮,最后还是低下头。

“我们走吧景行哥”
“好”

黄景行也不多说,站起来拽着徒弟就走,他知道这人在心里憋了很多,他自己又何尝没有。

他不傻,钟晨在他面前又是个不太能藏住心思动作的,时间久了不想明白也都明白。


只是徒弟不想说,那就再等等。

他最不缺的就是耐性。



13.

韩宇坐在驾驶座里不动,手握紧了方向盘,彷佛握紧救命稻草。
他看见不远处的男人朝这边走来,还是一副叼着烟的悠哉样子,心里不由得暗骂自己没出息。
往常车轮战毫不落下风的韩宇,遇到胡浩亮就会又软又怂。

这是定律。

有人曲起指节敲击车窗,如愿地看见窗户完全降下后露出的那张白净小脸。

韩宇朝他裤子口袋努嘴

“给根烟呗”

胡浩亮摸出烟盒拿起一根塞进他嘴里,看人叼着烟继续挑眉。

“没火”

他低下头,左手撑住车顶,右手伸进车窗按住车里人的肩膀,只剩半截的香烟凑过去,对上还未燃烧的另一根,勾出同样的红色微光。

他们离得很近,表情有点像接吻。

片刻后胡浩亮松手站直,将烟灰掸掉,依然不说话,但眼里的笑意暴露了他心情很好的事实。

“你又在偷偷感知”

“随便看看嘛....”

说话间一只小橘猫从车窗里窜出来,速度快得韩宇来不及抓,只好眼睁睁看着它扑到黑豹的面前一个劲打滚。

“.........”

“韩宇,精神体可以直接表达主人的意向”

“我知道!你不要说”

看到脖子耳朵都红透还在装凶的小徒弟,胡浩亮贴心地回头蹲下身摸了摸黑豹的头,精神体领会了其中含义,叼起小橘猫的后颈皮一溜烟跑了。

所以你好歹挣扎一下别那么顺从啊...



14.

“我没有找别的向导来跟我搭档”

“你不要担心”

听到这话韩宇倒笑了 “我没有担心啊,反正现在大家都知道你跟我是固定搭档嘛,谁有那个胆来跟我抢啊”

而且,谁不知道,你其实不需要向导搭档也可以战斗。

胡浩亮从不做违心的话,说违心的事,他曾亲口说过自家徒弟在他心里的位置独一无二,那韩宇便昂头挺胸地宣告众人。

“亮亮是我的哦”

他小心地将这份独特偷换概念,面对师傅半开玩笑地吐露真心装乖,面对外界又肆意宣誓着主权。

深厚的情谊加上哨兵和向导的天生契合,不了解的人轻易便认为那是一对只是还未真正结合的爱侣。

韩宇不知道胡浩亮是否知晓他这些小动作,可是他从未被疏远,却也从未接受到越界的亲密,一成不变。

不变就够了,就当这份纵容是你给我的。

不是我,也不会有别人。




15.

看着扬起下巴自信的小向导,亮亮只是笑。

“这么自信,那为什么急着回来?”

“因为”

你想我了

“我想你了”



TBC

评论(19)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