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酱🙈

谨慎关注 热爱跑路和挖坑

【亮宇&景晨】爱有引力 上

哨向au

主亮宇 部分景晨 夹了一丢丢vz

一篇借哨兵向导设定本质言情剧的文,所以战争场面不存在的,对于这个设定还是没有钻研到位,私设超多

还是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ooc属于我,哨向想上升也上升不了( ´◔ ‸◔')

---------------------------------


0.

一大清早,黄景行的脸色就不太好看。

这位首席哨兵自从早上的守卫换班后就一直坐在营地门口,满脸的生人勿近吓得几个新来训练还不太会建立精神屏障的小向导哭着去找子奇哥哥做心理疏导。

“乖,你不要这么凶”
王子奇说话还是温温柔柔的,站在台阶下看坐在上面气场两米八的黄教头。

“现在静音室已经快躺满了”

他释放出精神锁链慢慢调节黄景行的情绪,皱着眉头的人终于缓和一些神色,王子奇作为塔里顶尖的向导,精神安抚能力跟他的人一样。

如沐春风。

“真是太便宜杨文昊了”

听到嘟囔的向导笑得更温柔,“你小心他执行完任务回来闹你”

“钟晨去哪了?”

王子奇走上台阶坐下,问出这句话后他明显感知到身边人的气压骤然降低。

看来今天黄大佬心情不好的理由找到了。

“跟韩宇一样”

黄景行咬牙。

“离家出走了”


1.

韩宇出去执行任务已经五天了。

本来这次跟往常一样,雇佣兵韩宇和亮亮接了老熟人黄景行的单子,还贴心地打个九点九折友情价。

“这回的目标没别的本事,就是人多而且个个能逃”

黄景行讲任务时长叹一口气

“塔里擅长追踪的哨兵和向导派出去一多半,得留人守着家”
“这几个就交给你们解决了”

韩宇听完内容正好咽下最后一口虾子“没有什么老人小孩弱势群体吧”

“没有,我们什么时候干那种事”
“那成”

擦干净手盘腿坐在桌子上,伸手在名单上圈了几笔
“这个向导和守卫,我来追,亮亮那个哨兵交给你行不行”

“行”

“那我收拾一下现在去追人”

韩宇从桌子上蹦下来就准备开门出去,“你准备怎么追?”黄景行开口

“先出门再说”

亮亮很习惯地点头“注意安全”,看着人跑到门口却又回头,扒门框笑嘻嘻来一句

“两天,最多两天我就回来啦”

身后的小橘猫从门口麻溜跑回来蹭亮亮的腿

坐着的人低头挠猫下巴也跟着笑
“好”


2.

结果现在已经五天。

胡浩亮拎着目标回来后,就坐在房间里等,可是人没回来,连个消息都没有。

“会不会出事了?”

“不会”他倒是淡定
“韩宇要是就那么点水平,不要混了”

“他只是在生气...”

至于气什么,胡浩亮心里明镜似的,两天前他刚回来就同一些认识的佣兵朋友一起聊天,钟晨偷偷摸摸凑过来把他拽走。

“宇哥说,他任务完成了”
“但是他还说,他要出去休假”
说完钟晨小心看他亮哥的反应,可是听到报告的亮亮表情也没什么波动,只是拍了他的肩膀

“好我知道了”

说完又添了一句

“你师父在找你”

钟晨跑走时心里还在想,宇哥说的果然没错

“亮亮不会生气的,他一定还会慢吞吞的说,我知道了”
“我太了解他了”

站在营地门口的韩宇将他落脚的地址告诉钟晨,又调笑着说那番话。

“你要是有事就来找我”
“不过估计过不了两三天我也就回来了”

茫然的钟晨就这样,目送了韩宇一场开玩笑一样的逃离。


3.


韩宇开车路上脑子里一直都是胡浩亮的那句话,他回营地找人时故意展开精神屏障敛去声息,快接近就听到一句

“不是我的向导”

这句话没有任何的错误,他们从未绑定,也绝不是对方专属,往常分开执行任务同别人临时搭档是常有的事,他韩宇虽然半开玩笑地吃醋,但说实话心里没那么多计较。

这世界上没有谁是依附别人而存在的。

只是胡浩亮这样总让他心有不甘,每次都是,说自己不是他的向导,搭档起来又默契得让人拍手叫好。

这让韩宇既享受又难过。

他喜欢胡浩亮,胡浩亮可能也喜欢他。


韩宇的喜欢从不掩饰,光明正大地说我是亮亮的所以不能跟别人绑定,肆无忌惮地把这位哨兵从头到脚吹上天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多优秀。

搞得无数人调侃又羡慕,但也不知道是羡慕被韩宇一心崇拜的亮亮,还是羡慕能坦然同亮亮搭档撒娇的韩宇。

只是绑定这个词宣告着永远的强制性不分离,像一层窗户纸横在两个人之间,韩宇就算有千般勇气不敢迈那一步,他怕自己的师傅不愿意。

可再反观被担心的人,却好像从不纠结这些事情。

别扭。

“滴”

一把摁住方向盘,刺耳的喇叭声宣泄车主的不满。

“真烦”

就连刚刚他甚至还在想,还好亮亮不在车里,不然这个喇叭能震得他头疼。

真烦



4.

胡浩亮知道韩宇因为什么生气,推算钟晨找他的时间,大概是听到了那句话。

他刚回营地就碰上往前合作过的佣兵,比划几下后又开始闲聊。

“诶,就那个你的向导呢?”其中一个人那么问

胡浩亮眉头皱了一下“他叫韩宇”

“不是我的向导”

有一段时间好多人提起韩宇,都会说哦,那个胡浩亮的小向导,可韩宇就是韩宇。

曾经意气风发让成年哨兵都不敢与之近战的韩宇。

十三岁时被当做未来哨兵人选交给胡浩亮培养,十九岁觉醒为向导之前韩宇曾经风头无两。

胡浩亮的徒弟一直是他的骄傲,哪怕觉醒之后对身份有过几年逃避,但是他心里清楚,就算觉醒晚,韩宇也足够甩有些人一大截。

“韩宇?那个总跟着胡浩亮的向导?”
“还没绑定,就会赖着人”

说过这些话的人,夜半闯进家中的黑豹成为了他们的梦魇,哭泣着求饶也不会得到救赎。

后来这种声音就慢慢变少了,在他的徒弟一个人用精神控制把二十二个哨兵逼到近乎全废之后。

“韩宇?那个强到可怕的向导?”
“听说他未觉醒之前跟哨兵贴身战也没输过”

这样的言论也终于再有人提起,昔日的,现在的荣光也开始不断有人憧憬。

黑豹也能甩着尾巴趴在草地上打滚,悠闲惬意。

在印象里韩宇总会因为一些事情单方面生气,又单方面和好,但这次他好像格外在意,刷新了以前的五分钟最高冷战记录。

亮亮有些不舒服。
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五感的敏锐程度在上升,过强的听力逼迫他接收到营地内的无数讯息,甚至是营地外。

杂七杂八的声音吵得他头疼,最要命的是他控制不住地焦躁,以他的水准,不可能连自身精神波动都控制不住,他的身体如今需要他去寻找,去追踪。

这太奇怪了,也太痛了。



5.

“钟晨?离家出走?”

“嗯,之前他训练不在状态,我估计他还想韩宇的事,就说了他”
“结果从前天开始他就不见了,昨晚韩宇跟我说钟晨在他那,而且好像不打算回来...”


“你确定只是说了他,而不是非常严厉地说了他?”

........

看见难得心虚的黄景行,王子奇觉得事情可能还是不太好办“真的,你别对他那么凶”

“那可是你亲自选出来的徒弟”

“我知道,我就想让他再强一点,省得被人拿向导身份说事”

首席哨兵,选择一个向导为徒,这本身就是个引起轰动的决定。
多少老古板气得找他说教,说什么向导天生弱势不能学习哨兵的打法。黄景行表面笑脸内心不知道翻多少个白眼。

但是钟晨受多少委屈他不知道,这人总是报喜不报忧,他作为师傅也总莫名端着架子,只好不断地教。

“你心疼人就直说,怎么平常跟我们说话玩笑不少,到了你徒弟面前就这么严肃了?”

黄景行就是不接话

王子奇太阳穴直跳,这都什么事啊,平时连安然无恙叫杨文昊起床这种高难度事项都能轻松完成的他现在觉得这帮人加起来都没昊子省心。

“哪天人真跑了你就好受了”

讲到最后也只能撂一句狠话离开,医务室那边还有好几个等着看诊的小向导,他也实在没工夫开导陷入感情怪圈的同伴。

可回到自己地盘就发现病人只有一个哨兵和一只黑豹的时候王子奇有点崩溃。

“你想问我韩宇的事?”


“不是”胡浩亮摇头

“我现在头很疼,韩宇不在”

“我看看”

迅速进入本职工作的医生伸手触到胡浩亮额头,他感知到对方脑内不一般的情感波动,可是在试图进入对方精神图景的时候遭到了强烈拒绝。

这回王子奇真的头疼了。

“我没办法安抚你,你的精神图景拒绝我的探索,现在找韩宇回来也没有用,你们没有结合,这种程度的波动他跟我一样搞定不了”

“你现在只能自救,因为所有的波动是来自于你自身”

Zaki说完眼睛亮亮的,转身去拿着最新收到的新奇东西走过来

“我可以用一下催眠引导你”

“试试?”

“随便”

也只能这样了,胡浩亮捂着额头想。

做小白鼠也比头疼强。



6.

“你都来我这里两天了,也该讲讲为什么跑吧”

韩宇坐在家里沙发上看专注不说话的钟晨无奈地问

“跟你师父闹矛盾了?”

钟晨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不会跟景行哥吵架的”
“我就是觉得自己达不到要求有点差,景行哥一直不太跟我说话,他一定对我很失望”

嘴里一口可乐差点呛出来,韩宇瞪大眼睛看钟晨“失望?你别闹了”
“黄景行在我们面前不知道夸你多少次”

“宇哥你别逗我了”

“谁逗你了!”韩宇最不喜欢明明说真话还要被当成玩笑,他蹲在沙发上义正辞严。

“你想一想,那么多人去竞选他的门徒,他偏偏挑中你是为什么?”
“别说是因为你是向导啊,他是首席哨兵可最不缺要搭档的向导”

看钟晨还是有点懵,韩宇痛心疾首拍大腿

“因为你优秀啊!”

“不然他怎么能挑中你做徒弟还把他研究的那些新招式都教给你!全球都没几个人会”

“你师父其实可喜欢你了”

这句话说完钟晨的耳朵到脸颊肉眼可见地变红

“我也....很喜欢景行哥” 他眼神清亮,看着墙壁上虚无的一点,又好像透过墙壁看记忆中的某个人。

那个宛如神明的人。



这回懵的换成韩宇,旁观者清这句话是永恒真理,在生活上迟钝如他也大概看懂了两个人之前那点暧昧走向,可是一方大概不止是暧昧,而是浓烈到化不开的爱慕之心。

“是你对亮亮哥的那种喜欢”

是在心底拼命盛开却又悄然无声的,自顾自的喜欢。


TBC



亮哥精神体是一只黑豹 韩宇精神体是一只橘猫 但是戏份比较少hhhhh


其他人的精神体太懒了一直在睡觉(其实我没想好是什么🐒)

评论(22)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