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酱🙈

谨慎关注 热爱跑路和挖坑

【亮宇】庸常夏天

瞎掰的现实向,瞎掰的北京一天

不存在的不存在的,流水账叙事,逻辑依然很烂

ooc属于我

含微量现音三角△ 不喜勿进 内容少就不挂他们tag了

-------------------------


1

“北京现在这么热了”

刚出机场的韩宇着实让外面的热浪吓了一跳,方才还在吐槽机场冷气太足的人转头就想回去看看是不是开门方式有点问题。

穿着长袖长裤的人满脸都写着格格不入,手机软件打开上面明晃晃的温度数字让他觉得自己像个大傻子,还是个快要融化的大傻子。

“前两天还没有啊”

语音回复里胡浩亮拖长尾音困惑如此突变的天气,韩宇并不指望这个生活上还需要他照顾的人能客观分析一下云层指数。

“那你注意点,今天热死了,出门穿少点别中暑哈”

亮亮在北京的行程要比他多几天,节目结束后两个人再不是形影不离的状态,或者说是恢复常态,各自忙各自的行程,你今天有裁判秀我明天要去公开课,碰面的时间说实话少得可怜。

比如说今天


2

钻进车里时冷气顺着毛孔钻的感觉让衣服早就贴上后背的韩宇恍若重生,他蜷进后座感受到身上的那股子热气终于消散,从前座里拎出一瓶冰汽水拧开往嘴里灌,最后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这才叫夏天。

他想吃根冰棍。

从前一起练舞练得满头大汗的夏日时光,他都会得到根冰棍作为奖赏,两个人蹲在墙根底下一人拿一个咔嚓咔嚓几口啃了,咂咂嘴还想再来一根,男孩子的胃有时也是无底洞,不经意就吃下了所有的零花钱,后来这种行为被大人用对身体不好的理由制止,他们只好克制心里那点热烈躁动减缓食用速度。

少即是多,越克制才越珍贵。

就像现在,他越见不到人,那点想念就越遏制不住。

他想吃冰棍

他还想亮亮。

这么想着拿起手机就发微信
“你今天忙到几点?”

对面秒回

“他们说要到晚上吧”

晚上,他盘算着,应该还能见到的....吧

活动的不确定性韩宇现在充分理解,毕竟当初连录22小时节目的时候就已经得出一个结论,宁可相信这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主办方的那张嘴。

做节目跑活动时鬼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那你注意休息哈,我应该结束比你早”

“结束之后我去找你,尽量快一点”

“好啊”

没再收到回复他便关上手机闭目养神,半年如同集训营一样的日子宛如一场梦,现在梦醒了,现实却并不苦涩。
他收获了一帮可爱的家伙们,同胡浩亮也不会再各自漂泊。

二十九年的人生就像过山车,从高峰极速坠落到低谷又开启新一轮刺激,坐车的人终于从最初的惊声尖叫变成兴奋地大声呼喊。

这世界真好。


3

“辛苦啦”

活动结束的时候天空还没彻底坠入墨色,韩宇打开手机看时间,估计亮亮还没结束。

他发微信给那边的助理证实猜测后便没去唠唠叨叨。

这个时间回酒店休息未免太丢他们修仙人士的脸,手机通讯录点开看看要选哪位幸运的小伙伴出来一起闲逛在帝都街头。

来电显示,王子奇

开着高德地图一路导航到练舞的公司,韩宇按照微信里的坐标上楼,隔老远就能听见屋里的音乐声,第五元素。

这人有时候,确实固执得可怕。

“亮亮呢?”

“他有活动啊,我们不是一起的”

Zaki了然,冲韩宇挑眉毛,音乐没停,舞步也自然不会停止,刚进屋的人还没来得及消去暑气,就被拽进了一二三四的节奏里。

“杨文昊呢,你平时练舞不是都在他那?”
“昊子好像没起,我打手机打不通”

“那黄景行呢?”

站在前面的人节奏慢了一拍

“他今天去拍摄,你知道的”

节奏又被踩回来

“他跟昊子爱研究这个,我不太感兴趣”

音乐结束,韩宇还没尽兴,王子奇走到音响旁准备换首歌。

“我当时还以为你要找我出来喝酒”

“不喝酒”

蹲着的人小小一只冲他笑

酒桌上很多时候不适合拉心,因为谁也说不清是酒后的胡言乱语还是真情实意,吐露心声的人摸着脑袋装傻,洞悉一切的人打哈哈说声都在酒里。

跳舞的时候情绪外放,最不骗人,也最不会轻易被外人读了心去。

“就是想跳舞了”


4.

练舞的人一旦投入起来就不知道时间,跑活动快一天的韩宇终于收到身体传来的警告信号,示意了一下就跑去角落里休息。

手机微信指定对话框并没有显示有新消息,他思索下发了条语音

“你们还没结束,好长时间啊,注意休息”

“这么心疼亮亮啊”

不用抬头就知道对方一定是打趣的表情,在调侃他和亮亮这件事上,王子奇像极了某个人。

身体疲惫到某个节点,人就最容易敞开心扉。

“他是家人”
韩宇抬头看向镜子,双方眼神在镜面中交汇的瞬间彼此都好像看穿了对方的秘密,但又坦坦荡荡不怕被揭穿,成年人最擅长心照不宣,更何况这秘密他还说不清。
有些事情心里还是一团乱麻,听到别人拿自己当主角描绘的感情故事只好安分做个吃瓜群众,置身事外。

“我只能这么说”

5.

提起胡浩亮,这是唯一想到最贴合的词。

从2003年一遍又一遍的练习开始,分开,重聚,一起参赛,再分开,又一起比赛,到如今认真计划两个人的事业及未来,很多词说起来都太浅薄而难以有效界定,他曾说过看到亮亮时觉得神出现了,而这个神就在身边。

过去的他曾觉得这是上天赐予的美梦,诚惶诚恐地接受又害怕轻易醒来,可是如今可以抬头骄傲地说自己值得,因为那份独一无二的陪伴,也因为节目里久违的斗志昂扬,他还是韩宇,横冲直撞却再不会头破血流的少年郎。

韩宇需要胡浩亮,正如胡浩亮也需要韩宇一样

这是现在和未来都可以确信的事情。

家人这词主要来自于血缘,而他们如今无需血缘也会自然地亲密,比别人都要亲,就连默契也更胜一筹。


仿佛天生就该在一起。


6.

酒窝从脸侧偷跑,他蹦跶到王子奇身边转头眨巴眼专注盯人,八卦的小模样让努力绷住跳舞的人还是噗嗤一声笑出来。

“你和亮亮现在这样挺好的”

一边说一边做个wave,镜子里的人眉开眼笑,这是他的习惯,人人都说他跳舞swag,除了肢体控制令人舒服的节奏感,还要归功于他每次跳舞都要弯起的眼。



“子奇,你笑起来真招人喜欢”

这句话被保存在脑海里太多年,就连对话的时间地点人物也清晰得好像就在昨天。

那时天气绝不算暖和,但男孩热血早足够燃烧上一整年,他刚结束校内比赛,跳下台胡乱擦掉脸上的汗,脱掉外套伸手向旁边的人要水喝,两个人坐在花坛边的阴影里,王子奇仰头咕咚下小半瓶准备把水塞回去,转头就瞅见那人盯着观众笑。

他站起来伸手用水瓶杵人肩膀

“你是看到哪个漂亮学妹了吗?”
“人家漂亮学妹都是来看你的,你跳舞的时候,那个,那个,还有那个”

手指点点点,在观众席里几乎指了个遍

“你一笑,她们全都跟着笑”

戴帽子的少年脸上还有点婴儿肥,却也不妨碍他摆出气势指点江山感叹一下小学妹们的热情指数。

哦,还有学弟。

“那边几个男孩也在笑,长得还挺高啊”

其实他自己也在笑,于是咳嗽一声抬头看向身前还拿着水瓶有点莫名的受欢迎学长。

“子奇,你笑起来真招人喜欢”

那是王子奇记忆里最深的春天。


7.

“你们两个,肯定不会分开”

语气里面一闪而过的羡慕被小韩宇尽数捕捉,他们两人的相熟绝不包括对过去的刨根问底,只是很多时候能从对方身上感受到点似曾相识的纠结情绪,好像是同病相怜,但也不对。
那些存于心底十多年的东西从不是病症,而是由衷的幸福感,哪怕偶尔会困惑,也最终会尽数释然。

起因经过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刚刚没忍住又去跳一顿,他身体湿气重,坐回角落里时额头上的汗大颗大颗往下滴。
即将结束工作的人给他发来消息,拿起手机回复,点开发送后退出又锁屏,屏保是最近刚拍的一张合影,亮亮看镜头,他在看亮亮。

屏保经常换的,但主角从没变过。



8.

“他懂吗?”

练舞室的音乐声太大,但是那句语焉不详的问话还是清晰地传进王子奇的耳朵。
一只舞刚结束,空调没开身上黏答答地难受,蹲下来喘气的时候不自觉回忆起二十出头在赛场上浪得没边戏精上身踩节奏去挑衅的那段日子。

岁月的确够残忍,风华正茂那些年转头就变成回忆里的青涩时光,再提起也顶多皮笑肉不笑地说声好汉不提当年勇。

“不知道”

手机里的音乐没停,随机切换到下一首,音乐里的节奏让人听得都想跟着来段battle,镜子里面贴墙根坐着的两人充分展示了搞街舞的专业素养,就算腿跳不动了,头和手也要跟上。

随音乐起舞是舞者的本能,跟对一个人好一样。

“但他不会走”



Zaki的眼睛又弯起来,盘腿坐在地板上活像个刚吃到棉花糖的小孩,小小嘬一口还要吧嗒吧嗒嘴,甜味顺着口腔融进身体里,最后化学反应成旁人看不见的心满意足。

“我也不会了”



如果我当初也遇到了十七八岁的王子奇,韩宇看着对面温软地像块大白兔奶糖一样的人想

我一定要抱抱他。



9.

“一会我送你回去吧,你酒店正好顺路,还能一起吃个夜宵”

努力尽地主之谊的王子奇看到捧着手机笑开花的韩宇立刻就明白了自己这时的邀请有多么不合时宜。

“不用了,亮亮来找我,他工作刚结束”
“夜宵可以一起吃”

这位胡浩亮爱徒脸上的雀跃太明显,地主摆摆手拒绝了一个发光发热的大好机会。
人家师徒相聚自己在这瞎起什么哄,嘛呢。

“我马上下楼啦”
语音里自带的波浪线让一边的人抖抖胳膊假装恶寒,韩宇作势推开王子奇,笑呵呵地起来穿好外套。

“你不下楼?”

“等一会”

刚刚还并排练舞诉衷肠的人也在笑着发语音

“韩宇不跟我一起,他跟亮亮跑啦”
“你一会过来?”

林梦说的对,友谊他能好到哪里去。

“走啦”

韩宇同Zaki撞了下肩膀

“加油”

也不知道说给谁听。



10.

沿着上楼的路原路返回,越到门口脚步愈发轻快,相聚时的喜悦还有依赖从不需要掩饰,感情总是这么直接。

走出大门就看见不远处站着的胡浩亮,见到人出来他将手里那点橘色火光在垃圾桶边摁灭,又慢悠悠走上前。

“亮亮”熟悉的武汉口音,他喜欢这样被称呼

“以后汗擦干净再出来”带着烟草味的手指擦过额前,扣上一顶帽子
“走吧”那双手又牵住他往车那边走,抬腿不再犹豫地跟上。

有风吹过,韩宇把帽子扣好,他还在出汗,不想感冒。

眼前亮亮的背影让他想到以前,夏天练完舞蹈满头是汗准备踏着夜色回去,头上就会被扣一顶帽子
“不要感冒”

乖乖听话地压低帽檐低头看路,偶尔抬头看一眼前面的人,小心牵过去,不用担心会摔倒。

相遇之后,舞蹈跳了又跳,帽子换了又换

这是第十五个夏天。


FIN



丧失了讲故事能力....

感谢喜欢~啾咪

评论(10)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