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酱🙈

三分钟热度 跑路挖坑狂热爱好者 偶尔自言自语 偶尔激情产出

【磊凡】将错就错 番外

高亮 补刀番外 补刀补刀

手机不会加链接,正文往回翻哈~
写得很放飞
算是我心里,给了他们一个结局
勿上升,他们都过得很好,这只是我的故事
么么
--------------------------------



“赵磊,白城的当家ZIVEN,今天上午去了”

焉栩嘉在门口说这话时,赵磊正准备点上好的梨木香,安神静心
手一抖,连带着香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他也不收拾,只是慢慢坐下,背过身不看焉栩嘉
“知道了,你出去罢”

出门前焉栩嘉回头看了一眼,赵磊的背影好似突然垮了,连魂都被抽走

行将就木。

让人闻风丧胆的赵家当家,终究是废了。


积雪清理的第二天,赵磊便连夜去了白城。

白城的冬天是冷的。

十多年不见了,依然冷得连心都跟着疼。

没人知道ZIVEN葬在哪,人们都说,他生前树敌太多,怕死后让人挖坟毁了尸身,所以葬得隐秘

但赵磊知道,他一定在那里。

墓园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处墓碑
旧坟,却是新土。

赵磊坐在那,伸手去碰上面刻着的名字。

“郭子凡”

他说这话时声音很轻,像是怕惊扰了安息的魂灵,又像是在低声安慰自己。

“你终于是躺在这了”

“你是谁”

稚嫩的声音从身后冒出来,他回头,看见一个十二三岁左右的孩子,手里稳稳地端着枪,警觉地看他。

“小磊”

赵磊愣了半晌刚想开口,却看见那男孩转身应到“韩叔叔”

“小磊,不得无礼,这是你父亲的旧友,赵叔叔”

男孩慌忙收枪做了个礼“是小磊唐突了”

“....无妨”

“你先回车上,我与你赵叔叔有事情要谈”

“那我先退下了”

男孩正想离开,赵磊终是忍不住出声
“你叫...小磊?”
“对呀”
小磊笑起来,眼睛里像盛着一汪水
他的虎牙不是很明显,脸有些瘦,白白净净的皮肤,真像个温顺的小少爷。

“三石磊,这是父亲给我取的乳名,希望我如磐石一般坚韧”

“我叫赵磊,三石磊,我爹给我取名的时候,就希望我跟那磐石一样,固执坚韧”

当初在梨园外边,不知是谁蹲在墙根下,笑着同那人讲名字的由来。

韩沐伯坐在坟前,从烟盒里掏出一支烟递过去,被赵磊拒绝了。

“我不抽这东西”
“我平日也是不抽的,可是今天心里难受,就破个例罢”

“别在他坟前抽,他不喜欢烟味”

韩沐伯瞧他一眼,还是叹着气将烟掐了。

“什么时候知道的”

“你们后来这安排,其实漏洞百出,只是我当时身在局中,看不清罢了”

他回了南城之后,老爷子也算是油尽灯枯,没过几月,他便成了当家。
南城的人都说,赵家的新当家,表面看着温和斯文,实则半点感情没有,做事滴水不漏,也是个心狠的主。

等到把那些杂七杂八的事处理完,也快过去了一年,这时他才能坐下来好好回想起白城那段做梦一样的日子。他本就是个聪明人,一下便觉出了不对。
焉栩嘉本就对他心存愧疚,被他一逼问,自是和盘托出。
“他还活着,就在白城”
“可是赵磊,你能做什么?去找他吗?郭子凡已经死了,他要你当他死了”


“我在子凡祭日那天,推说生病不见客,其实偷偷赶回白城,没想到,竟真在那天看见你和子凡回了那栋废弃的宅子”

那天他藏在一楼的房间里,透过门缝看院子里的郭子凡,夜色里他提着盏灯笼,显得身子越发瘦弱,面色也不好看。

郭子凡站了许久,最后才小声地说一句
“桂花糕,到底是谁家的,我让人跑遍了白城都找不到”

赵磊被逗得发笑,他想推门出去抱抱他,想去摸他的头哄他,他想带他去那条巷子里,买甜嘴的糕饼吃。

可是他不能,也不敢。

“我在那时候就想,罢了”
“我不知道子凡到底怎么想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存了什么心思,我们终是没那个胆子不管不顾地私奔,他想我做什么,我就听他的”
“他要我当他死了,我便当他死了”

“他要我记得他,我不忘就是了”


转头看着墓碑,上面有一个人的名字,那名字刻进了他十多年的喜怒哀乐,在心里烙下一个疤,谁都碰不得。

“我知道他活着就好”

“我想的是保住他,见他平安,我心里竟是欣喜更多一点”
“我怨过他骗我,可这都抵不上他还活着”

赵磊柔和地笑开,眼里像盛着一汪水。

韩沐伯却只是叹气,“你们两个,终究是太低估自己的分量了罢”
他的手指无意识地划着墓碑前的土,过了片刻才开口,这些话他憋了太久,如今终于寻到个可以说的人。

“我其实挺恨你的,赵磊”
“没有你,子凡大概还能多活个二十年罢,虽然不能长命百岁,但至少也不会活得那般累”
“他吃的假死的药,伤了身体的根本,这些年为了帮派的事,又熬了他太多的心血”
“偏偏他还惦着你,南城一出什么事,他必是要病一场的”
“可是偏偏没人能帮他分担这些事,我也只能眼睁睁地看他把那点心头血熬干了,把自己那点生气熬尽了,救不了,谁也救不了”

韩沐伯终是点了根烟,那烟雾袅袅,引得赵磊咳嗽几声
“对了,子凡就是这般咳嗽的,总觉得下一刻他就能把肺都咳出来了”

赵磊止住咳嗽,心里又一次觉得烧的慌,他不知道子凡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他之前觉得自己苦,如今,却是两个人皆苦。

“赵磊,小磊长得像你吧”
“那是子凡去梨园捡的”

人们都说,那天白城当家出了趟门,回来便领着个白白净净的孩子,没人知道他生母是谁,坊间传言,是ZIVEN一夜风流的种。

赵磊也曾经在意过这些事,只是后来便强逼着自己不去理睬,只是心里还是有根刺。

“那天我们去外面办事,经过梨园,他想去听戏,戏听了一半他跑出去,回来就抱着个孩子”

“沐伯,你看这小孩,长得像不像磊磊”

韩沐伯记得郭子凡当时的样子,一双眼睛突然有了灵气,长时间病重没有血色的嘴唇颤抖着,五官都带着飞扬的神色,他小心翼翼地抱着孩子,像是得了件不得了的宝贝,生怕被人偷了抢了。

“小磊,就叫小磊罢”

那是近几年里,郭子凡笑得最开心的一次。

“小磊长得快,他每长高一点,郭子凡就开心得跟什么似的,也没有个当爹的样子”
“他总是盼着小磊长大,又不敢看他长大的样子,我知道,他是在看你”
“他想从里面看出你的影子”

赵磊说不出话,他也伸手去讨要了根烟,吸一口之后又呛得直咳嗽,但他依然不住地吸第二口第三口,他觉得自己的心被挖空,又被人塞进关于郭子凡的一切,那感觉形容不出,就像有人捏住他的命门,下一秒,就万劫不复。

韩沐伯突然有些恼火,他劈手夺了赵磊的烟,红着一双眼睛瞪他

“赵磊,你既然明明知道他活着,那他病重得快死了,你为什么就那么狠心不来看他一眼”

“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他痛得不行了,意识都不清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拼了命得忍,被子都要被他抓出棉絮来”
“他忍不住的时候,喊的都是你的名字”

“他说,赵磊...好疼啊...真的疼死了”

“你在哪,那个时候你在哪呢”

“他都想去寻你了,他是真的想去找你”
“那天他的意识清醒些,他跟我说”

“沐伯,我后悔了”
“我想去见赵磊,哪怕他生气,他害怕,他恨我,我也想去见他”
“我只是,想他了”

郭子凡那时虚弱地靠在床边,连药都吃不下,他脸上半点活人颜色都没有,尽是豆大的汗
他小心地伸手去拿那焦黑的木牌,去盯着那名字
“等过两天我好些了,就去找他罢”

韩沐伯流着泪,一屁股坐在坟前的地上,他没给赵磊插话的机会,依旧自顾自地说。

“那天,他突然精神很好,他高兴得发疯,忙遣着下人换了好几套衣服,跟个大姑娘似的”
“直问我,这套好不好看,那套好不好看,还在屋里走起了步子,没个正经样子”
“沐伯,我想快点去找他,我精神真的好多了”
“他这么说的”

“后来他换衣服,我忙去安排下人准备出门,等好了我去叫人,他就坐在椅子上,穿着新买的衣裳,手里拿个木盒,嘴角还带着笑”

“已经走了”

赵磊觉得胸口被一块石头闷住,连呼吸都困难,之前他听说那些消息,总是不愿意信,总是想着,他会不会又是设了个局呢。

直到今日,见着他的墓碑,听着韩沐伯说他的事,他这才真切地明白

没有了

郭子凡,是真的消失了。

“他大抵是做了个梦,跑着去找你,却不小心忘了回来的路”
“至少他是开心的”

韩沐伯擦干眼泪,把木盒递给赵磊
“这东西我本来是要带给他埋进坟的,给你罢”

赵磊抖着手打开,里面是两个面人,上面有裂痕,奇怪的形状,辨不清谁是谁。

“他后来偷偷回宅子把这些东西捡回来,拼了快一天,他喜欢这东西,总是举着他们对着比划”
“跟过家家一样”

“你不知道,郭子凡有多喜欢你”

这句话砸在赵磊这里,终是让他红着眼开口

“我本是每年,都偷偷去看他一次的”
“他病重的时候,我急得很,也想不管不顾地去寻他,陪他把难关熬过去,我想着,都这么多年了,必然,总会把一切都化过去的”
“可是南城今年的冬天落了百年不遇的雪,铁路,马车,都走不了”

“我只好等”

“等雪停了,积雪化开一些,我便赶着要出门”
“心里焦躁得很,正想点些香让自己静心,便收到他已经走了的消息”

赵磊的眼泪在打转,他红着眼去拿那面人,想笑,却始终笑不出。

“老天爷都不许我见他最后一面”

你不知道,郭子凡有多喜欢你

正如郭子凡不知道,赵磊有多爱他。

“你们俩…终究是没有缘分”
“你同他说会话罢,我先回去,小磊该等急了”

韩沐伯抹把脸走了,留下赵磊一人,拿着面人对着墓碑

冷冷清清的

十多年前没掉的泪,今日是哭了个痛快。

赵磊终于是攥着那面人,无声地嚎啕。

“子凡...”

他有很多话想说
如今却都闷在胸口不知从何说起。

回想起十多年前的那个傍晚,白衣小少爷举着两个面人

“这个好看的,是赵磊”

“这个更好看的,是郭子凡”

他笑起来带着得意的神采,孩子气般地耀武扬威
那是避世的温柔之乡。

赵磊拿起面人,咧出一个难捱的笑来。

“你好看”
“你最好看了”

“郭子凡..你最好看了”


“我想带你走,可你走不了”
“那我只好守着你罢”

“至少这回你不会骗我了”

墓碑是不会说话的,它就立在那

听着赵磊说着伤心的话。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你终是跑得太远,而我寻不到你。

可若是重来一次,我们的选择依旧不会改变。
罢了,那就如此罢。

我终是在你这里寻了个冷清的住处,守着你

慢慢走完这一生。





FIN

评论(3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