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酱🙈

三分钟热度 跑路挖坑狂热爱好者 偶尔自言自语 偶尔激情产出

【磊凡】将错就错 下 (完结)

bug ooc 有
勿上升真人哦 么么
字数好多(•̩̩̩̩_•̩̩̩̩)

---------------------


待到晚上李叔回来给子凡煎好药,催他睡下,赵磊这才偷偷摸摸地从后门溜出去。

“焉栩嘉,这到底怎么回事”

问话的人明显有些生气,焉栩嘉却不紧不慢去拨弄一盆炭火,入冬了,他们也该回南城那个暖和地方。

白城,终究是太冷了。

“你着什么急,还有没有点赵家未来家主的样子”

“若不是小吉挡了这一下,苦的就是子凡”

傍晚吃饭时他不经意间问起那白色的外袍,郭子凡这才想起来
“就是你还记不记得,前些天沐伯请小吉来给我唱两曲解闷,你那个时候跟李叔出去买东西了”

当时郭子凡好大不乐意地拽他袖子,直说小吉唱得好要他也听听,只是他自己还是心虚怕露了馅,便跟李叔走了。

“他来了之后外袍被沐伯那个粗人不小心弄脏了,我只好先把自己的那件白的赔给他,他还恼了好一阵呢”

“怎的想起问这个”

“没,那天在外面看见小吉的外袍觉得眼熟,差点认错成了你”

他们俩年纪相仿,身形多少有些相似,大抵二叔的人就是这么认错了罢。

赵磊回过神来,只见焉栩嘉打开桌上的信纸,

“我在那边的人,也没打探出二叔的动向”

“老爷子还是好手段,我们此行本来就是极其危险,他又在这里使绊子”

“六亲不认”

“赵磊,你可知道,南城我们的眼线被老爷子借二叔的手拔了大半,你再不收拾好这烂摊子,只怕我们就要客死在这白城”

“也不知道你那心爱的小少爷,能不能帮你立个牌位”

焉栩嘉脸上的表情很少,这些年他们也算相互扶持着从阴曹地府过来的,不大的年纪,心思比有些大人还要狠。

他一心想帮着赵磊夺回他的位子,如今看他被这儿女情长绊住了脚,变得优柔寡断,心里自然是恼火得很。

赵家的家主,该是心狠绝情的。

老爷子从一开始就这么教他们俩,也是,若是有了能时时被人利用的把柄,如何管好那么大的一个帮派。

心狠的人才能活下来,才能活得更好。

眼尖地瞅见赵磊腰上系着的木牌,更是生气。

“你居然还把这么危险的东西大摇大摆地带出来,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同他的关系是吗”

扑过去把木牌夺过来,手一掰一扬,炭火盆里便多了个两个木头块。

赵磊急忙蹲下身去捡,那炭火烧得正旺,手上好几处都被烫红,等把木牌捧出来,边角已经开始发黑,还好没烧到名字。

低头去看盆里,写着自己名字那半还被火燎着,他眨了好几次眼,心头就像漫过一场涩涩的苦雨,他去刻那名字时,当真是虔诚地三叩首去求月老的,心想,怎么样也能分得一些福分罢。

“我知道你恼火我,只是别烧子凡的名字”
“他身体弱,容不得再有什么亏了命格的事”

“你…罢了罢了”

“小吉断是留不得了,他应该能知道我们的身份,而且,保不齐他说漏嘴”
“至于他为什么不说出来,我不想探究,反正早晚都是个死人”

焉栩嘉这才有些好脸色“这样才像你”

“我已经命人查好了二叔在的地方,明日就能动手,老爷子的人应该是撤走了,我估计他这意思,也是把二叔的命交给我们做个人情”
“真够狠的”

“为什么要我们动手”

赵磊寻个椅子坐下,冷眼看着焉栩嘉,木牌被他小心收好,再开口不见半点温柔神色。

“晚上,派人潜进去杀了小吉就行了”
“他明面上可是郭大少爷的人,郭大少爷对他喜欢得紧”
“失踪半日,只怕是白城都要被掀翻,我们把消息放出去,等他见到了小吉的尸首,你说那个鲁莽的蠢东西会不会把所有人杀了泄愤”
“反正我们与郭家有仇,再添一条也无所谓”

说这话时心里总觉得有刀子在搅,慢条斯理地割下一寸寸的血肉,转着筋地疼。

子凡,若是你知道我在筹谋着什么

你会怎么看我


第二天早上白城就炸开了锅,梨园的当家旦角小吉不知怎的遇到仇家,等被人救出的时候,身子都已经冰凉了。

郭家一怒之下扔了十二具尸首在闹市,最后被人用破草席子卷了,葬在城外的乱葬岗。

小吉下葬的那天办的很风光,满城的听过他戏的人都来给他送葬。

郭子凡远远地看着,托韩沐伯带了一支白玫瑰

“大哥不是很喜欢我,我就不去他眼前了”
“走罢”

赵磊看得出郭子凡是真的心里难受,他好听戏,跟小吉的交情也算不浅,如今好端端一个大活人说没就没了,怎么可能一点都不伤心。

他也只能亦步亦趋地跟在郭子凡身后,说不得半句安慰的话。
因为赵磊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只会让他再伤心,一次又一次。

那到底是郭子凡心里信赖的亲人,而他就像一个强盗,把他所有珍爱的一切统统夺走。

于心有愧

可现在退无可退,他只想保住这个人的命
他想他岁岁平安,想他长命百岁。

如果一切顺利,赵磊想自己会用毕生求得一次原谅,未来的日子,等南城那边也解决了,他想带郭子凡去看那些承诺过的山与水
他想在这热闹或荒凉的人间寻一个小住处,再同郭子凡慢慢走完这一生。


焉栩嘉的消息传过来,这些日子,他加紧动作,郭家在白城的势力大部分已经松动,就连眼线也少了七七八八。

面对这些赵磊直撇嘴,这两个儿子,也真是够废物的,父亲打下来的势力就这么毁在他们手上

动手前一天他同焉栩嘉商量最后的细节

“明天,好不容易郭家两个公子都要出马,他们估计也是急了”
“人手不多,但如果我们设好埋伏,也不会有人逃得出我们手掌心”

“好”

赵磊敲着桌面,呵了一口白气

这屋里点了炭火还是冷,不知道子凡现在在屋里怎么样,炭火还够不够。

“杀了人,我们走得越快越好,郭家旁支的拜把子兄弟多,不知道哪个就要来寻仇好吞了郭家的势力”
“反正我们要的只是郭家的人命,乱打一通便是,赵家现在,可也没那个胃口吃下白城了”

“那郭子凡怎么办”

停下敲着桌面的手,赵磊把玩着手里有些焦黑的木牌低下头不说话,上面写着的郭子凡生生灼了他的眼。

“我跟他说,明天就带他走”
“他以为这是瞒着所有人,私奔”

赵磊有些着迷地想起郭子凡浅浅的笑来。

“我自会先带着他去南城,在附近落脚”
“老爷子的眼线,还得劳烦你给我挡一下”

“你真的有那信心一直瞒着他?瞒到老爷子都一命呜呼,瞒到你登上家主之位”

他没说话,只是慢慢叹了口气,白雾迷住他的眼,遮住里面的颓唐。

“走一步看一步吧”

“至少,先保住子凡”

那天所有的事都进行的很顺利,清点尸体时,郭家两位当家就躺在其中。

交待完其余的事,赵磊拼了命向家里跑。

他跑的很快,额上出了汗,眼里满是雀跃,手心里攥着两张晚上八点去南边的车票,胸前口袋里的木牌好像着了火,心也跟着滚烫。

子凡

他跑上二楼,木质的楼梯被他踩得吱呀吱呀地响,郭子凡卧室的光从门缝里透出来。

子凡

他有些忐忑,门那头是他的心上人,推开门的手喜悦地发抖。

郭子凡

“赵磊”
他心心念念的人就坐在卧室的书桌边,见他回来高兴地笑。

郭子凡坐在那里喝一口茶,抬手招呼他

“你回来得真晚”
“恩,有些事耽搁了”

赵磊走过去扶他的肩膀,见他穿戴整齐不由得问
“行李都收拾好了吗?”

“收拾好了”

郭子凡小心地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小木盒,里面放着一对丑丑的面人

“我就带他们走便好”

心口热乎乎的,赵磊咧开嘴笑得开心,只想去捉他的手,把那个一生一世的话许下去。

郭子凡却避开了。

“赵磊,韩沐伯刚刚来了”
“他今天,本来是跟哥哥们一起去那边提货的”

心里不可避免地发沉,他刚刚太过欣喜,竟忘了注意尸体中有没有韩沐伯的,焉栩嘉居然也没有提醒他。

“他说,要我小心些,还说,若是你来了”
“务必藏好千万别放你进门”
“他先回府去清点人手”

郭子凡的脸上没有了往日见赵磊时的神采,他睁大一双眼睛看过去,里面却有些失神。

“赵公子,在我这做下人真是苦了你”

他摆手制止赵磊要说话的动作,只管盯着地面上的一点

“我的哥哥,怕是也要被破草席子卷了,送到乱葬岗罢”
“接近我,利用我,说要带我走,杀了我的亲人”

“没想到我这个病秧子还有点用”

他倏地晃着头开始笑,眼眶发红地看着赵磊那双惶恐的眼睛,似是要把他的所有都看明白

“赵磊...你做的好”

“我竟然,真的相信你”

郭子凡突然发了狠,胳膊在桌子上猛的一扫,木盒落在地上,面人摔成好几块,再辨不清完整的形状。他走过去,弯腰抓住赵磊的领口,脸颊带着病态的红晕,一双眸子里尽是绝望的墨色。

“我就想知道,你在动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
“你这样做,我会多难过”

他终是落下泪来,一颗接一颗,从眼里落到两人的衣襟上。
赵磊只觉得觉得那眼泪发烫,心都被烫熟了。
他想张口说些什么,我不是利用你,也没想过要伤害你,我想带你走。

我,爱你啊

可是他什么都说不出,因为一开始就是错。
从他定下这个计划开始,从他把药下进碗里开始,一切就都错了。

我想过杀你,也确实是利用你。

可是我后悔了。

“对不起...”

郭子凡一笑尽是嘲弄,他松开赵磊往后退,不小心磕到桌子差一点摔倒。
“三个字,两条人命,你赵少爷果然一字千金”
“真好,那么现在,你该来要我的命了罢”

抬头想反驳,看到这场景却是大骇。
郭子凡依然是笑着看他,嘴边的血顺着下巴淌,染红胸前的衣服,似是把里衣染透了才会罢休

“不劳你动手,我亲自去阴曹地府向哥哥们请罪”

“子凡你这是做什么”

五脏六腑好似被火烧过,直要把它们灼成血水才罢休,赵磊跌跌撞撞地跑过去搂住郭子凡,他的血沾上自己的衣服,他整个人都躺在自己的怀里,乖顺而致命。

子凡就要离开了,他留不住。

赵磊如坠冰窟,浑身发着冷,直冻得牙齿都要发颤,连指尖都跟着僵硬,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没想过杀你..”

你活着好不好

他收紧手臂将他的小少爷搂得再紧些,有什么报,报给我就好,为什么,为什么全都让郭子凡来受。

世人皆说佛祖慈悲,可是为什么偏偏从未听过我许下的话。

郭子凡似是看出他心中所想,努力挤出一个带血的笑,他每说一句话都伴着嘴角的血,真是疼啊,全身都在疼。

“我知道”
“可我不能跟你走”

他的手在赵磊脸上留下点血迹,竟然觉得有些满足,他没了说话的力气,只好尽力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来。

“你...要...活着..永..远..记得...郭..子..凡”

对不起呀,弄脏了你的衣服

他终于是阖上眼,一动不动了。

“子凡”

“子凡”

“郭子凡郭子凡郭子凡...”

赵磊发疯似得喊,他总觉得郭子凡是在同他玩闹,他总觉得下一刻钟,那长长睫毛下的眼皮就会掀开,那人会笑着说一句

“我在这”

“傻子”

可是不会有了,烧了的木牌,碎了的面人,一切终究是场空,他只身一人来,也没人跟他走。


郭子凡的墓在城南,他最喜欢那的城隍庙了。

赵磊在坟前上了三炷香,那天的最后,是焉栩嘉过来强行把他带走。
听说后来是韩沐伯收了子凡的尸首,又给他立了这个墓。

他是偷偷来的,韩家的人可都在找他。

嘴唇张开又合上,他其实想说很多话,可不知从何说起,也没那个时间。

“我会活着,也会一直记着你”

这是我的罪过罢,可是我希望你别恨我,莫要做了地府的恶灵,生生世世都要被折磨。
我舍不得。

“走罢,没时间了”

他又回头看了看那墓碑,眼里尽是郭子凡的笑,慢慢爬上那辆黑色的轿车,透过窗子看见墓碑远去,他终是没有了那点软肋,也流不出半滴眼泪

可我想你活着


黑色轿车消失在视野中,韩沐伯握着方向盘没有说话,片刻才回头

“他走了”

“恩”

坐在后座的人一身黑衣,带着礼帽,帽檐下是一张苍白的脸。

不正是应该躺在坟墓中的郭子凡。

他好像刚经过一场大病,每说一句话就要休息一会,眼底一片乌青,他转头看墓园的方向,载着赵磊的车已经消失不见了。

“别为难他”
“我哪敢啊”

“子凡..”
“沐伯,你怎么年纪不大,记性却不好,郭子凡的墓在那呢,我是刚从国外回来的ZIVEN”

“啊...对...”

他不再搭话,转头看着窗外,他想起那天,小吉笑嘻嘻地拿着信纸来找他和韩沐伯
“南城的赵家公子要来白城,估摸是来报仇的,找我来买郭家的消息了”
“他们家一向奉行父债子偿那一套,子凡,你的机会来了”

“我跟他们联手,说不定还会被反咬一口”
“不如我们好好地,同他们演这出戏罢”

“我可提醒你,那赵家少爷长得好,你莫被他把魂勾走了”
那时的他只是不信,猛的凑近去逗弄小吉

“有我生得好吗”
“好,我说错了,你可别把那赵公子迷的七荤八素才好”

小吉这乌鸦嘴,竟然成了真。

郭子凡想笑,心口却是闷闷地痛
小吉不该死的。

是他平日不注意,竟然连一点风声都没听见,小吉也是最后一会才知道,来不及通知韩沐伯,一路跑到他府上,扯了他的外袍,又将他推进衣柜里藏着。

“子凡,你别出来,千万别出来”

而他也像十年前看着自己的母亲被大哥的人抓走一样,看着小吉被人带走。
小吉是母亲捡回来的,养在梨园,干着同母亲相似的行当,做着同母亲一样的事。

他又一次,痛恨自己的没用。

也是那时候他才明白,他同赵磊,从来不会有个圆满。

他想了无数种法子,想过无数个境遇,可还是在看到小吉尸首的时候,无计可施。



病是十年前落下的,他偷偷去河边找母亲的尸首,找了一夜,就此落下连绵的病根,倒也是这样,二哥才帮他求情,留下他一命。

二哥是个好人,可他必须死。

郭家的男儿,怎么可以没有野心呢。

大哥,二哥,半点手腕都没有,而他不似他们,他懂什么叫做负心绝情。

父亲也是看上了他这点,才会在死前偷偷下令,韩家上下,必须忠于他。

母亲的仇,他报了。

小吉的仇,他也报了。

至于哥哥们,他把自己的一条命,加上那些仅有的憧憬一并赔给他们,可好。

“郭子凡,你真是冷极了”
焉栩嘉曾那么跟他说,他们早就见过,在发觉自己动心之后,他便去找了那个笑起来单纯无害的家伙。

“那我们就联手,让他成为这世上最绝情的人罢”

他对自己一向是狠的,吞下那包药粉的时候没有犹豫,哪怕会伤及身体的根本。


那天韩沐伯先赵磊一步到了他的府上,还未开口他便已明白

“他终究,还是动手了”


本来,是想事成之后便杀了赵磊,可是无论如何都没法下手。

那就杀了我好了。

至少,你会记得一个手上未曾沾过血的郭子凡。

天真的,干净的郭子凡。

有一个瞬间,他是真的信了赵磊说的所有话,也是真的想将错就错地跟他走。

可惜,将错就错,怎么都是错的。

你没办法带我去那些地方,而我也没法子跟你走

他觉得有些疲累,手里拿着一个焦黑的木牌,上面隐约可见赵磊两个字。

那是焉栩嘉给他的

“赵磊啊,他居然傻乎乎地去庙里刻了你们二人的木牌,只不过被我掰了,你那半在他那,他这半,我就交给你罢”
“你别觉得他是骗子,他对你做的那些,都是真的,你们俩...唉...”

我知道...

我都知道

郭子凡细细摩挲着赵磊的名字,仿佛摩挲着他温柔的眉眼。
我们在一起,要牵扯太多的人,不可以冒这个险

“你爱他吗”

韩沐伯问

“我只爱我该爱的人”

他把脸转过去望着窗外,韩沐伯却神色不明地看着他,从十年前开始,这孩子就是一副绝情的模样,赵磊来了之后,他更像个孩子,会笑也会闹

韩沐伯那时觉得既危险又欣慰,如今看他又变成了这幅模样也不知是悲是喜。

作为下属,他该觉得没有跟错人,作为兄长,他只觉得心疼。

你把赵磊的心剜出一块血肉,又把自己所有的感情化成一根刺堵住了伤口,他虽然痛,至少不会流血了。

可你心里空的那块谁来补。

“走罢,那些小喽啰们怕是也要按捺不住了”

“是”

车子启动,郭子凡阖上眼,时间够他打个盹
等晚上回去,他可以点上赵磊之前给他的安神香,做一个好梦。

梦里,他只是郭子凡,他只是赵磊。

没有仇恨,也没有算计。

而他们相爱。



END

评论(1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