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酱🙈

三分钟热度 跑路挖坑狂热爱好者 偶尔自言自语 偶尔激情产出

【磊凡】将错就错 中

写长了.......
可能又要打不住了
方.....
重发一遍 改了一下😂😂😂
---------------------

许是这几天受凉的次数太多,赵磊还是发了高热,李叔不让他住在少爷边上的屋里,把他遣去一楼的下人房去住,晚上烧得迷迷糊糊间,却觉得额头上有一阵凉意。

睁开眼,就见郭子凡把沾湿的帕子往自己额头上放,帕子上的水太多,顺着额头流过耳朵,流进领口,很凉。

“嘘...”

食指放在唇前,示意赵磊不要出声,伸手帮他擦去脸上的水
“李叔不让我来看你”
“我偷着来的”

“你别再被我传染了”
郭子凡却是不在意,摇头晃脑地看他,拿着茶壶给他倒热水喝

“慢点,别烫着”

小少爷照顾起人也是越发熟练了

“被你传染没什么的,我还高兴着呢”

他的脸浸上薄薄的一层汗,蹲在床边抬头望着他,手搭在床沿上,乖乖巧巧。

赵磊想大抵自己是烧糊涂了,心里也跟着烧起一小片火来。

生病的人,是可以被原谅的吧。

他费力地直起身子凑过去,郭子凡以为他又要喝水,忙起身去扶,蹲了太久脚有些麻,一站起来脚下一软,栽倒在被子上,床上的人传来一声闷哼,郭子凡以为压到了他慌忙抬头去看,却对上一双含着春水的眼。

四目相对间有人覆上了他的唇

相抵的额头还发着热,连带着郭子凡的脸颊也跟着绯红起来

“子凡,等你好些了,你可愿意跟我走”
“城北有好吃的杏仁豆腐,城西有一个杂耍班子。出了白城向南,一路上好玩的多的是”
“你知不知道南城,那里一年四季都是暖和的,可以让你好好养身体,南城的吃食偏甜,你素来喜欢,那里也有个戏院,旦角唱得不比小吉差,还有,每个月都有热闹的集市,你想买的小人画,想玩的皮影,那里全有”
“你愿不愿意,跟我去南城安个家”
“或者你不喜欢南城也没关系,我们可以向南,或者往北,看草原,看大漠,还有海,只要你想看,我都带你去,热闹的,冷清的地方,我都陪着你”
“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赵磊第一次用乞求的样子说话,要是焉栩嘉看到了,大概要啐上一口,骂他是个软骨头。

可他现在满心满眼皆是郭子凡,干净的孩子气的郭子凡。

他可以做个绝情的人,可是一对上子凡,却只想把仅有的那点柔软全给他。

“好啊”
郭子凡点头笑着应,用食指去勾赵磊的手

“我跟你走,瞒着李叔,也不告诉哥哥们,走就是了”
“就我们俩”

也许他今生命犯了桃花,而桃花如今开在郭子凡的眼里。

动了不改动的心,那就,将错就错罢。


子凡身体弱,果然被传染了风寒。

赵磊这边刚好,那边郭子凡就躺倒在床上,两人上次互相表明了心迹,这回见面竟然都有些害羞

本来好端端的喂个药,结果一边眼神闪躲,一边也羞红了脸不敢看,药汤洒出来,染了白净的被面。

赵磊一向爱干净,蹙眉去拿帕子,回头见郭子凡揪着被子一副犯错的模样,不由得失笑。
“这又不是你的错,是我手抖,见着你这么好看的人,连喂药都不会了”

“你从哪学的油腔滑调”

郭子凡被他逗得直笑,连刚刚吞下去的药的苦味,都散去了几分。

“桂花糕吃完了,家里也没有甜嘴的东西”

“我说些话逗你开心,就算没有那些零嘴甜,也能充个数”

袖子被郭子凡扯住,他示意赵磊过来坐在他床边,等坐过去,就觉得肩上一沉。

郭子凡把头靠过去合上眼,嘴里小声嘟囔了一句“真想一直这样”

“难不成你想一直病着”

肩上靠着的人睫毛颤了颤,片刻后才慢慢开口
“若是能一直这么相安无事地过,病着我也甘愿”
他又抬眼瞧一下赵磊
“反正有你照顾我”

赵磊心里却是一紧,这些日子他推脱受寒生病,安心陪着郭子凡,可是他再继续装傻,也知道有些事再等不得了。

他依然记着离开南城那天说的话
“赵家家主的位子,是我的”

白城的天,怕是要变了。

下午韩沐伯来探病,他是白城郭家的手下,也是为数不多知道郭子凡存在的人。

韩家是郭家的左膀右臂,而韩家大少爷韩沐伯一直都疼这个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孩。

大抵是因为这个,郭家两位公子对郭子凡做足了表面功夫,只是背地里的手段,阴得很。

他一直不喜欢赵磊,总觉得这个来历不明的人是在贪图什么,所以对他没有好脸色。

上楼时看见郭子凡倚在赵磊肩上,立刻便冷着脸咳了两声。

“沐伯你来了”
郭子凡推推身旁的人,示意他倒水,韩沐伯接过茶杯又瞪了赵磊一眼。

“你怎的挂了彩”
“别提了,前几天陪你大哥去城南取货,本想着教训卖家,结果却遭了他们的埋伏,也不知是谁透露了风声”
“放心,你大哥没事,就是兄弟死伤大半,货也丢了”
“这几个月也不知怎的,做事都不顺,晦气”
“再这样,帮派的名声可就臭了,没人怕我们,手下人跑了好多”
“你那俩哥哥啊,真是...”
停住话头,韩沐伯看向还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郭子凡,摆摆手
“我跟你说这个做什么”
“你病好些了吗”

赵磊被打发出去买东西,面色有些阴郁
听韩沐伯那话,焉栩嘉那边进行得很顺利,郭家大不如前,用不了多久,等他们这边找好了人手,就能....

可是他不觉得开心。

白城是断不能再待了,南城还有虎视眈眈的二叔

若是从前,他定会早就寻了时机拔了郭家,再回去解决了二叔。
可是如今,身边多了一个郭子凡。

免不得做事思索再三。

郭家那两个公子是必须要死的,就看他们对子凡的手段,留着就是个祸害。
还有父母的仇...
他是定要报的。

南城那边,若是让二叔和爷爷知道,莫说子凡,连他自己的命,怕是都保不住。

他既怕伤了子凡的心,又怕害了他的命,哪怕寻机会逃跑,只怕郭家和赵家都会想法子杀了他们俩。

那日在那下人房里,他病着说出那番胡话,虽难以成真,但字字真心。

可是真心对于他这种人,就是致命的刀。
对准那软肋,让他动弹不得。

进退两难

罢了,先不想了。

他喜欢郭子凡,想跟他在一起。

这是真的。





郭子凡的风寒持续了快半个月,其间赵磊也依然做过些小动作,只是对焉栩嘉的催促,却只说再等等,他总想寻个两全之法,至少,怎么也得保住子凡。



那天他去买药,鬼使神差地又进了城北的寺庙。



求了个姻缘签



他本是不信这鬼神的,但心中惶恐一日多过一日,也算是病急乱投医,他只想问问苍天,这一劫,到底能不能渡过。



可惜那签子落在地上便碎成两半,一旁的老和尚看赵磊手足无措的样子,默默走过去。



“施主,这姻缘签,可是不能乱求的”



“别折了你的福根”



莫不是苍天也觉得我这种人,不配来求得一份圆满。

“我哪里剩什么福根,我就想求一人顺遂,他命里的劫数,我来帮他渡”

“他的苦,我来受就好”



老和尚叹气,从佛龛里拿出一个木牌

“你去那边的厢房,刻下你们俩的名字罢”

“也许能给你们添一些福气”



这世上有太多的求而不得,连月老也只能拿着红线哀叹,这两人一开始便是错,哪怕强行牵上线,也只能打出无数个解不开的死结,满是坎坷,却又纠缠不清。



何苦。



回去的路上赵磊看着那木牌,只觉得自己有些傻,可偏偏又希望能有半点的作用。

等买了药材向回走,路上却有人拦住。
“赵大公子 好久不见”

是二叔的人

他被请到一间宅子里,对方人多,他不好动手。

而且他确定自己不会有事,若是赵家公子死在白城,老爷子是知道二叔也来了的,他脱不了干系。

“磊磊,我们也是好久不见了 我可真是想你”

“有劳二叔惦念”

赵磊心里存疑,却还是仰面有礼地回话


“我听老爷子说,你来白城办事情,见你好久都不回来,也是担心,就来看看你”
“只是没想到,你竟然在这偷偷过起了好日子”
“那个小少爷,可是挺合你的意,没想到,你居然好这一口”

赵磊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二叔平时花天酒地像个废物,而在这白城,却是把他打探了清楚。

怕是有老爷子的人也在帮忙。

这可不好。

还好他平日不着下人服饰,二叔只以为他来白城金屋藏娇,没猜测太多。

老爷子这是在给他使绊子,好催促他快些。


“可巧,我也请了那小少爷来喝茶,你们两个正好见一面,过些日子一起回南城,二叔会帮你求情的”

“你说什么”



猛得起身,赵磊死死盯着对面的二叔,后槽牙咬得发紧,抓着桌子的手也爆出青筋来。


怎的自己刚离开一会,就被二叔钻了空子

“你莫要动他”

“没想到,你也会如此”

二叔只觉得得意,这黄毛小子终于是被他抓住了把柄,有了这,看他还敢同自己争家主之位

“我可是好吃好喝地对他,带上来”

两个黑衫的人架着一个披着白色外袍的人过来


赵磊呼吸一窒,那是子凡的外袍。
他只觉得脑子嗡得一声,五脏六腑都跟着搅和起来,手攥紧了那木牌,硌得手心生疼
我们俩竟是半点福气都没有吗,你被这般胡乱带出来,只怕是不知发生了何事
他觉得心疼,张了张嘴,一声“子凡”就要喊出口


那人却抬头,露出一张素净的脸


不是子凡



来人看见他,眼里便泛起泪,嘟起小嘴一副委屈样子,一颦一笑间,竟还是有在戏台间风情万种的样子。

“爷”
软糯的一声

不正是小吉。


“长成这般好模样,怪不得你喜欢”

小吉一听,似是害怕地缩了缩身子,哀切的神色看向赵磊,倒真的颇有几分向情郎求救的模样。可这人虽爱见风使舵,但也是有一副硬骨头,还未听谁把他吓成这般样子。

戏子当真,把戏唱得明白。



他不知道这到底为何,但只要不是子凡就好。
赵磊缓缓走过去,黑衫的人瞧见眼色松开了小吉
他去牵小吉的手,眼里净是化不开的疼惜。

“你别害怕,我一定想办法带你走”

子凡,若真的是你,我只怕是连话都再说不出半句,断不能把你陷入危险境地。

小吉却是笑,那笑里不带着脂粉气,似有几分真心,又带点决绝。
他伸手摸上赵磊的脸,歪头一笑却有了玩世不恭的味道,终是带上了天不怕地不怕的男儿气。

“莫要忘了我”



“行了行了”
二叔似是不耐烦地拆开了这出鸳鸯戏,送赵磊出门的时候他扯着脸皮笑


“等过几日,我们再好好聊聊”
“你这情郎,就住在我们这罢”

等一步三回头地走出几十米,见周围没人跟着他,赵磊这才拼了命地跑。
手里的草药差一点甩飞了去,浑身上下跟被水洗过的一样,他顾不得身上的汗,只想快点去府上,快点去见那个叫郭子凡的人。

他急切地想看见子凡,想听见子凡的声音,想看子凡完整地,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
刚才的那几秒钟仿佛几年一般长,就像从地狱里走了一遭。


差一点,他们便都会万劫不复。


“子凡”
进府之后便大喊,怎的李叔也不在

赵磊着实慌乱,把草药扔在一边,忙着上楼

“子凡”

“子凡”

他又喊了好几声,见没人回,屋里空旷得很,心里更是发慌


你别出事,求求你



千万别出事



“子凡”

“我在这”

卧室的门打开,郭子凡揉着眼睛,看起来好像刚睡醒。
穿着浅色的里衣,连外套都来不及披上,几缕头发翘起,整个人乱糟糟的。


“怎么了?”
赵磊突然觉得想哭,眼里有些热,他忙微抬着头,好在夕阳的光透过窗子映着他的脸,这让郭子凡没有看清赵磊红着的眼眶。

“没事,只是突然有些想你了”

“傻”

郭子凡笑起来,睫毛在脸上落下阴影,青色的眼底显得他很憔悴,可赵磊却觉得这憔悴也分外可爱,它显得这人是真实的。

“你再去睡会,我给你煎药去”

举起另一只手里的纸包

“给你买了糖球,一会不怕苦了”

“刚刚,是我犯傻了”

郭子凡打了个哈欠准备回去接着睡,却又被叫住

“子凡...”

"怎么了"

“没...你真好看”

想害羞地转过去,却又不想显露出来,索性昂起头假装不耐


“你说好几次了真烦”

“我可不会再说你比我好看了”

卧室门一关,赵磊寻了个椅子坐下,这才想起来擦汗


“还好没事”

“还好”



TBC

评论(15)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