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酱🙈

三分钟热度 跑路挖坑狂热爱好者 偶尔自言自语 偶尔激情产出

【磊凡】将错就错 上

放飞自我的摸鱼之作
本来是个长篇被我缩短了,懒~

算是另一种意义的相爱相杀吧

多加了一部分🙈
ooc有 bug也有 写得很混乱 后续估计也是摸鱼
勿上升哦 么么
提醒一下戳进来的宝宝们 将错就错 依然是错

么么哒
-------------------------


天色不是很好,赵磊举着油纸伞穿过一条巷子。
手里拎着刚去回春堂抓的草药。

雨越发大了。

小心地把草药护在怀里,若是被雨淋了受潮,这药效可就少了三分。

巷子里有一家糕饼铺子,里面卖的桂花糕远近闻名,可要快些去,免得又卖光。

“赵小哥,又来买桂花糕呀”

铺子里的小丫头人美嘴甜,见着赵磊过来眼睛都亮了几分,忙从柜台下面拎出一个食盒。

“我今天给你偷偷留好了”

“谢谢”

小丫头面色绯红,绞着衣角支支吾吾说不出半句话,在钱盒里翻找着零钱,低着头递回去,见人拎着糕点走了,才敢拿眼睛放肆地瞧。
这小哥生的真是好看。

赵磊拎着食盒急忙往回赶,一会李叔又要说他贪玩误了时辰,不过小少爷定是要高兴,这桂花糕他可是每天都馋得紧。

穿过几条小路到了一家没有牌匾的宅邸门口,敲了三下门环,就见一个老头子气鼓鼓地来开门。

“要是误了少爷服药的时辰,看我不罚你”

李叔煎药从来不是让他帮忙的,他小心谨慎,生怕出了什么岔子,赵磊也乐得清闲,拎着糕点上二楼一瞧,那小少爷正在那窗边发呆。

“子凡,你莫要在那待着,小心受凉”

听到这话郭子凡转过头去,瞥见来人却是笑开了花,“赵磊,你可算回来了”

佯作生气小嘴撅得老高,也崩不住面上笑意
“我可是要无聊死了”

“呸呸呸,别成天说些不吉利的”

想了想,又举起手里的食盒哄他
“你看,我买了桂花糕给你”


赵磊来到郭子凡府上已有三月,他是那日郭子凡去梨园看戏回府的路上捡的。

他只说自己来白城讨口饭吃却丢了钱袋,只好卖艺来赚钱,郭子凡见他可怜又长得不像坏人,便让他去自己府上当下人。

李叔当初是反对的,结果还是拗不过他的少爷,只好日日都盯着赵磊,一副防贼的模样。

其实说是下人,更像是玩伴。

府上只有那主仆二人,郭子凡身体不好,李叔总不让他多走动,除了去梨园看戏,这外界的新奇玩意他见不到太多。

李叔古板,每日嘟囔着那些注意身体的陈词滥调,听得郭子凡耳朵都要发痛。

这赵磊一来,二人年纪相仿,他做事又细心,看得出郭子凡平日无聊,每次出去买药都给他带些东西回来,一来二去,郭子凡床下也不知藏了多少,李叔一向不喜欢这些。

前些日子,赵磊又去那有名的糕饼铺子买了些点心,哄着郭子凡吃药,可把他弄得服帖。

本来李叔不让他吃那些,可见少爷实在喜欢,也不多说什么。

“等过些日子天气好些,我带你去城隍庙那边,庙会可好玩了”

“李叔说了,人多不能去”

“那我们挑一天人少的日子,你这病啊就是憋的,成天在这屋子里连太阳都见不着”
“你别担心,我自然会照顾好你”
郭子凡见赵磊信誓旦旦的模样,笑起来温润得很,不由得红了脸点头答应。

“不过,我们可别初五去,二哥说了,那天要我老实待着,别去城南。”

“放心”

赵磊依然一副笑模样,诡色被藏进眼底,他见郭子凡开心,心里竟也跟着欢喜。

入夜,赵磊借口出去买东西,提着灯笼七拐八拐,竟是到了梨园后门。
早有个披着斗篷的人在等。

“这不是赵小哥吗”
那人正是梨园当家的花旦,小吉。

“怎么,看这些日子,你与那郭公子相处得倒好”

小吉是个男旦,卸下那些行头,一张素净的小脸却还是带了旦角的媚气,眼眉一挑,只管冲着赵磊调笑。

“多的你无需管,只需把嘴闭紧,这几日,有什么动静”
“郭家大公子初五那天要去城南接一批货,听说,还要教训教训那几个不知好歹的卖家”
接过钱袋,小吉感觉这分量不少,立刻弯起眼睛笑,他长得好,一笑起来就算没了粉黛,也不知要惹了多少人。

可惜不如子凡。

赵磊一惊,忙暗自在心里啐一口那荒唐想法,怎的真把自己当成个用力讨他欢心的玩伴不成。
事事都要想着他。



“我的事,你莫要瞎说”
“放心,你给的钱最多,我只认钱袋,不认人”

“对了,郭大公子让我传话给你,这几天可看好了郭子凡,别让他乱跑坏事,还有,那药,可给他按时吃下去”
赵磊心里一凉,子凡视他的兄长为天,可惜,他的兄长却只想让他病弱至死。

想起当初,自己亲手把那药递给他,就想抽自己一巴掌。
还好及时停了。

“..知道了”
“我也是不明白,你一边帮着郭家大公子盯着小少爷,一边又查着郭家,你到底想做什么”
“那我要问你,你一边卖郭家的消息给我,一边帮郭家传话,又是做什么”

小吉不再问,自顾自地答

“我走南闯北的,知道的事也不少,生怕哪天被人灭了口,不如明码标价,死了,也有一副好棺材”
“没人能让我对他忠心耿耿”
“你也应该有自己的小九九,我不问就是了”

“天凉了,你请回吧”

那扇小门在自己面前关上,赵磊也不恼,提着灯笼去市集上买些吃食,片刻拐进一家杂货店,掌柜把自己迎进去,打开墙上暗门,是一个小房间。

着黄杉的焉栩嘉见他进来,也不说话,只管挑着灯芯。
“初五那天,郭家要在城南那块吞了卖家的货,郭家大公子带头”
“哼,郭家这几个真是比不上郭老爷子,这样没有脸皮的事也做得出来”
“大公子莽撞,二公子懦弱,三公子...”
“怕也是活不长”
“别胡说”
焉栩嘉瞪圆了眼,却又微妙地笑
“你心疼吗?别忘了,你当初在他药里掺东西的时候,也没手软”

“这个病秧子,早晚都是要死的,是他大哥要害他,又不是我。怪不到我头上”
赵磊面色如常地将药粉掺进那包药材里,重新包好

“这药是慢性的,一次掺一点,他早晚会死”
郭家大公子的脸丑的很,他把药粉塞进赵磊手里
“你放心,我日后不会亏待你”
“哼,那个杂种,也配姓郭”

零零碎碎的回忆吵的赵磊脑仁生疼,他有些看不懂自己,本就是冷心冷情的人,如今却下不去手。

早在两个月前,那药粉就被他喂给郭家养的狼狗,一命呜呼。

他曾瞒着别人去庙里求过,只求菩萨保佑那药性不强,千万别伤了子凡的身子。
“若是要报,只求报应给我,子凡他只是个傻小子,不该受这苦”

“赵磊你别忘了,你是南城赵家的公子,郭家是你的仇人,父债子偿,老爷子说过,郭家是要断了根的,否则,你那位子就是二叔的”

离开杂货店时,焉栩嘉的话让赵磊觉得迷糊,但他很快便往回赶,捂紧了怀里的东西。

下雨了,莫要淋湿给子凡带的零嘴。

他没打伞,正好,也让自己清醒,好明白,自己是谁,又要做什么。

他是南城赵家的公子

父母当初去白城时被郭家误杀

父债子偿

郭家有三个儿子

小儿子,郭子凡,年少体弱
从不参与帮派的事,很少有人知道他
他没杀过人,他没做错事

跑到府上时,浑身都湿透了,开门的却是郭子凡

“你可回来了,我就记得你没带伞,方才央李叔去找你了”

扯着赵磊进屋,郭子凡忙去扯条毛巾,又找来自己的毯子,胡乱披在他身上。

小少爷没干过伺候人的活,去打热水时洒了半盆,还烫红了一双细嫩的手。

细细拧过毛巾给赵磊擦头上的水,还想伸手帮他脱外衣
“你别把湿衣服穿在身上,李叔常说,这样是要发热的”

“我自己来便好”

瞅见怀里已彻底湿透的吃食,他挠挠头
“子凡,对不起,你的零嘴被打湿了”

郭子凡只想发笑,把那袋东西丢在一边
“吃的哪比得上你,别淋坏了就好”

赵磊却是愣愣地瞅郭子凡,脑袋更晕,许是发了热郭子凡有一双晶亮的眼,总觉着下一秒就能被他看穿

看穿他那点见不得光的心思,看穿他乱成一团的心

你怎么总是这般好

他伸手慢慢搂住那人,衣服上的水也沾湿了郭子凡的里衣

有些冷

“你怎么了?”

赵磊只是摇头松开手,把毯子裹紧了些。
看见满屋子找药的小少爷,心里开始发苦。


他没有错,他不该死

我不想他死



两个人是初四那天去的城隍庙。


李叔被子凡支走去隔壁的镇子里买药,一时半会也回不来。


天气尚且算不错,许是前三天的庙会很热闹,今天竟显得有些冷清


但这丝毫不影响郭子凡的兴致,他往常从未去过这种地方,闹腾腾的人间烟火气,引得他不住地想往人多的地方再走一点。


赵磊在他身后护着他,生怕他磕了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人群,倒有些后悔带他来了。


就这一个子凡,磕坏了可谁赔得起。


再往前更是有些闹腾了,郭子凡瞅着机会,乐呵呵地往前跑,这地方不知怎的人格外多,赵磊有些急,忙挣开人群往前。


郭子凡正站在一个摊子前瞧热闹。


“赵磊,快些来”

“是面人”


这上面有不少面人,照着神话故事捏的,也有那些小人画上的角色。

郭子凡一个一个数着,遇到认识的便高兴地拽着赵磊的袖子,看那架势要把所有面人都包下来才罢休。


“祖宗,买了这些我们可就没钱吃饭了”

“那…两个,两个总行了吧”


见赵磊点头,郭子凡转头去问那老伯“能照着人捏吗?”

手一抬指赵磊,又转回来指自己

“我和他,两个”


郭子凡一路上一直举着两个小人,城隍庙的小吃比他平日吃过的要好吃许多,只是赵磊不让他贪嘴,吃上一两口便没了。

本是要撅着嘴让赵磊来哄的,不过瞧一瞧手上的两个小人,倒没了发脾气的心思。


回去时路上落了大雨,两人出来只带了一把伞,郭子凡看着路上的水洼犯了难。


他一向是不喜鞋边沾上些脏东西的,如今这样的情况,怕是免不了要把这双鞋弄脏。


他还挺喜欢呢。


赵磊看出了他的心思,故意逗他


“这雨这样大,我们两个人回去怕是要淋湿了,不过倒也有个办法,能撑在一把伞下回去”


“就是我抱着你”


郭子凡有些红了脸,偏又要装成不屑的样子

“你才抱不动我”


“莫要小瞧人,你现在这样瘦,再胖了十斤,我也抱得动你”


见赵磊当真要过来抱,郭子凡吓得把面人挡在胸前“大男人被你抱着,算怎么回事”

刚想多说两句,就见着他在身前蹲下

“上来,背你回去”

“我很重的...”


蹲着的人轻笑一声没回头看他,只是手比了个手势“上来吧,我背得动你”

“待会李叔回来,免不了要罚我了”


郭子凡这才犹犹豫豫地趴上去,举着伞遮着两人头顶,面人被他护在胸口,另一只手扒住赵磊的肩。


“走咯”


这一路跑起来,赵磊竟也是不管不顾,踩着水洼湿了裤脚,惊着了老吴家门口拴着的小狗,差一点踩翻了人家忙着收的摊子,一路上郭子凡开始还忙着道歉,最后干脆面红耳赤地伏在赵磊背上装死。


等回了府,两人都被雨淋了些,却也没有大事。


换好衣服,郭子凡再看胸口的面人,被压得变了形状,两人想法子修补半天,却弄得四不像,谁也认不得谁,最后都笑得停不下来。


“这样吧”

举起其中一个


“这个好看的”

“是赵磊”


“这个更好看的”

“是郭子凡”


赵磊有些哭笑不得,刚刚自己惹了他,居然现在还记仇

“怎么就知道我不是更好看的那个”

“哼,我就是知道”

“你莫要冤枉我,我不是更好看的那个?”

“才不是,我更好看”


瞧瞧那脸红脖子粗的模样,赵磊不再逗他,笑着接过那个早辨不清形状的面人


丑丑的


“好啦,这个是我,你更好看”

“你最好看了”


郭子凡面皮薄,一听这话就红了脸,过一会才伸手过去想换“那个...还是你比我好看些”

“就好看一点点..”




TBC

评论(2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