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酱🙈

谨慎关注 热爱跑路和挖坑

【磊凡】这里有只小猫妖

看完子凡的猫耳朵之后开的脑洞

私设有,bug ooc也有

写的很放飞~

勿上升真人哦,么么~


01


“喵”

这只小白猫已经在家旁边的巷子里待了五天了。

每天早上赵磊出门都带牛奶过去,每次去那只猫都走过来嫌弃地闻一闻然后一甩尾巴走开。

但是晚上回来那个小盆都空了,空的还有自己每天供的猫罐头。

喂了一个月之后小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发胖。


又一次赵磊带着小蛋糕去喂猫粮,那只猫瞧都没瞧猫粮一眼就往蛋糕上扑,两只爪子扎进包装盒就不松开。

毕竟人不能跟猫斗,赵磊只能将小蛋糕让给它。


“家门口来了一只傲娇的小白猫”


赵磊在日记里写道,想了想又补上一句

“不过长得很可爱,还爱吃小蛋糕”



02


这几天天气不好,从下午开始,外面就阴沉沉的。

赵磊有些担心,下午上课时心不在焉。

不知道小白猫找没找地方躲一下,那个巷子地势低,容易积水。

就算胖了但还是小小一只的小猫,要是被冲走怎么办。


回家时在巷子口叫了小猫好几次也不见回应,赵磊只好先回家去。

晚上真的下起暴雨,看到外面打雷赵磊心里直发慌。


“咣当”


闪电把半个天空都映得惨白,雷也配合着一声大过一声。

赵磊从拉开窗帘往外看,正好看见巷子口的一不算粗壮的树被风吹倒。

今天这雨怎么这么不对劲。


透过窗子朝巷子口看了半天,雨太大还是什么都看不清。

“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诶这么大雨你去哪...”


雨太大,伞刚打了两分钟就坏了,赵磊顾不得被淋湿,慌忙往巷子里跑。

积水已经没了鞋面,从鞋口渗进去,袜子也跟着湿透。

可是赵磊顾不了那么多,踩着水就往里面跑。

那个食盆应该已经被冲走,那小猫会不会也...


他不敢多想。


又蹚了几步水,前面有一个被丢掉的破旧沙发,赵磊眼见地瞅见一抹白色。

“喵...”


它藏在沙发被掏出的洞里,露出个小脑袋看着赵磊。

还挺聪明。


甩一下脑袋,赵磊抹把脸上的水,伸手去抱它。

那小猫反而把脑袋缩回去了。

“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现在这里很危险,你跟我走好不好”


歪着小脑袋认真地盯着,似乎在判断这个人类有没有恶意,最后小白猫还是慢慢爬出来到了赵磊手掌上。

“跟我回家吧”

“喵”



03



赵磊成了一个猫奴。

或者说,铲屎的...


父母对于他养猫没有太反对,但要求就是全程自己收拾。

每天早上走之前要给足够的猫粮,猫粮袋子要藏到最高的柜子上。

不然下午回来可能就什么都不剩了。


每周一定要给它喂一次罐头,不然半夜一定在你肚皮上滚来滚去不让你睡觉。

如果吃小蛋糕不分它一口的话大概一个星期它都不会看你一眼。


洗澡对于它来说还好,没有太挣扎。

可是洗完澡不擦干就满屋子洒水这让赵磊有点心累。


唯一乖的时候是剪指甲。

每次去打疫苗总像是生离死别,医生说从来没见过这么能演的猫。


哦,它最近都已经不会猫窝睡觉了

赵磊的枕头必须分它一半。

经常睡觉翻个身就一嘴毛呵呵呵。


“养猫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不过晚上摸着它的小肚子睡觉还是很舒服。”

“最近肚子好像也胖了....手感很好”


04


“我觉得我们家的猫好像成精了...”

“它会自己开冰箱,开防盗门,这就算了...”

“你见过猫自己从外面回来叼着一盒小蛋糕的吗...”



赵磊回家时捧着那一小盆猫薄荷依然有点方

“你用猫薄荷,什么猫都现原形了 可乖了”

他现在觉得同桌那个狗头军师应该没有什么用


“喵”

“凡凡,我回来了”


他给小猫起名叫凡凡,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就是想叫这个。

凡凡看起来心情很好,刚吃完猫粮,舔舔爪子过来准备迎接一下他的铲屎官。

赵磊把那盆猫薄荷放下,凡凡凑过去闻一闻,还舔了一下。

他转身蹭地窜回了赵磊卧室。


捧着那盆猫薄荷追上去,刚推开门就受到了惊吓。

床上被子卷成一个卷,中间卷着个男孩子。

黑头发,眉毛有些弄,五官很清秀。

好像没穿衣服,所以把自己裹起来。


重点是,他长着一双耳朵,白色耳朵。


“你是...凡凡...”

“这些等会再说,你”


一条手臂从被子里伸出来,指着赵磊手里的猫薄荷


“你把这个给我扔出去”



05


“所以,你是猫妖”


耳朵抖了两下

男孩拽着身上有点大的T恤用鼻音回了个“嗯哼”


赵磊往后退一步靠在墙角

“所以,你为什么来我家,又想干什么”


一条细长的白色尾巴从男孩身后绕了出来,缠在他手腕上。

“我叫郭子凡”


男孩目光清明地看向赵磊,

“你给我起名叫凡凡,还挺正确的”

赵磊警惕地往墙角又缩了缩,不小心磕到一旁的矮脚凳,差点摔倒。

“诶,你小心点,苏奶奶都快100多岁了,这可是你们家祖传的...”

“你说什么?”


赵磊把矮脚凳放好,又往床头柜那边挪。

“这么说吧,万事万物都有灵性,只不过有的强有的弱”

“精怪之间都是相通的”

“你们家古董不少,真是一点都不孤单”


郭子凡挑起眉毛看赵磊,过会指着他瞪着眼睛喊

“喂喂喂,你别倚在床头柜上,他可年纪大了,一会化成人形打你”


赶紧又往窗边靠,赵磊现在觉得整个屋子都不安全,妖怪到处都是,不过最危险大概是床上这个猫妖。


“嘿嘿,骗你的,你家这个床头柜今年刚打的,就是块木头”

“只有那种古董级的宝贝才能有灵识,要是随便什么都能成精,那妖怪登记处那帮老头可得天天脑溢血住院”

“啊....”


赵磊表示今天信息量太大他接受不了。


“那你多少岁了...”

“哼”


手指揪着自己的头发丝,郭子凡甩甩脑袋抬头看已经满脸蒙圈的赵磊,眼眉一挑,有着似曾相识的得意


“我今年,刚好九百岁”



“我今年,刚好修成人形”

“厉害吧”


眼前场景突然变换,赵磊想起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个梦。

小少年着一身白裳,摇着扇子看向他。


耳朵从盘起的头发间露出来,他伸手去摸,却没有实感。

“小书生,你叫什么”


他想瞪大眼睛再看清些,可是头有些疼,一切又都变得模糊。

“我叫郭子凡,小书生,你可记住了”



“我们家的猫居然成了精,我爸妈收集的那几个瓷器居然也是妖精,还有我房间的挂钟和矮脚凳”


“子凡说我房间那两个妖精都是大妈级的,每天都一脸慈爱地看我换衣服,不过他来了她们就不敢了,因为他年纪最大最厉害”


“他让我喊他子凡,不许喊他爷爷。”


“他还说,妖精都是有登记的,害人的妖精都有不良信用记录,会被专门的管理者缉拿,好妖精会被颁发模范妖精光荣证,他的光荣证是钻石级的”

“所以我不用怕他”

“真是只奇怪的猫,妖精的世界现在也好奇怪啊”

“不过,我好像真的不怕他”



07



郭子凡自从上次被猫薄荷引得化为人形之后,只要赵磊父母不在家,就喜欢化成人形顶着两个耳朵在屋子里溜达。

“像我这种修行很高的猫妖呢,化成人其实比原形轻松,只不过就是藏起耳朵和尾巴来有点麻烦”

“额...所以你真的很厉害”

“不然你以为...”


手指向窗外“你上次把猫薄荷扔在外面,结果一只猫都没被引过来,因为我告诉那些靠近的猫,这是我地盘别过来”

“我可不想你再捡一只回来”


嘟囔了一声,郭子凡去厨房拿小蛋糕出来吃。

“你昨天就吃了一个,再吃真的胖了”

“你不就喜欢揉我的胖肚子...”


赵磊想起来以前逗猫时总爱说“摸摸肚子”,一边揉一边掐耳朵,脸瞬间爆红。

可是现在一想到你是个成年男性真的就下不去手了啊啊啊啊啊。


“周末我带你出去买衣服吧,你穿我衣服显大”

“成啊”

“不过我每天白天只能以人形在室外两个小时”

“怎么,法力不够?”

“不是啊,妖精总署中国分会的法律”


“你们人类不是说,建国后不许成精,那帮老家伙,成天说要建立人与妖和谐生活的美好世界,所以就积极响应咯...”

“那些建国后才成精的小妖怪,现在除了半夜没人和我们妖怪过节,别的时候都不许化形的”


“那你呢”

“我早就成精了,资深老妖怪,化形化惯了,所以宽容点,每天白天在室外两个小时,室内都是随意的”

“那你说,那些资深妖怪,会不会在室内害人啊...都是不受约束的...”

“这跟资不资深没关系,你要是以前就是个好妖怪,就一直不会害人,你要是一出生就入魔了,那你就算刚成精一天都会害人”

“放心,缉拿大队跟你们人类那帮捉妖师联手了,那些害人的,早就被关起来好好改造了,一三五大悲咒,二四六道德经,周日请外国友神来讲讲耶稣”


“你们还真是有组织有纪律啊”

“那是,我们要共建和谐世界”


作为一个从小接受无神论教育的优秀的好战士,赵磊对于这个充满了妖怪和神的世界非常迷茫。


真是认识了一只不得了的猫妖呢。



08


“赵磊,明天我跟你去上学吧,在家里待着太无聊了”

“那你别总出声啊,老师知道我带宠物会找家长的”


包里装着个沉甸甸的郭子凡,赵磊上学时生怕压着书包。

上数学课时,郭子凡实在听不了那些三角函数,趁赵磊不注意从书桌里跳下来顺着窗台跳出去遛弯。


在单杠上他化成人形抬头看三楼的窗户,可以看见赵磊认真读书的侧脸。


他适合当个书生。

以前是,现在也是。



那个时候他们两个并肩坐在屋檐下面看学堂里的小孩读书,赵磊总是摇头晃脑地跟着背诗,郭子凡喜欢拿过扇子敲他脑袋,就像那些学堂先生一般。

“书呆子,真是个书呆子”


放学后赵磊把他抱在怀里,郭子凡闻着那股香薰味道耷拉着耳朵乖乖地搭他手臂。

有个呆子那时候喜欢焚香读书,身上也总有股檀香味,闻着都觉得暖。


赵磊揉他的耳朵,挠他的下巴,他舒服地眯眼睡觉。

朦胧间耳朵上感觉到嘴唇的触感,他颤了一下。


“睡吧”

赵磊的声音就像夜间的风吹过柳林一般,带点清凉,又有些沙哑


很好听。


09


“你们猫是不是有九条命”

“我有啊,我活了九百岁,受了九次天劫,每过一次,就添一条命”

“天劫?”

“还记得你捡我回来那次吗?”

“就是巷子口那株树受劫呢,可惜,它修为低,没有渡过去”


“那你九百岁之后呢”

“会有一次,最大的劫,就跟打游戏的最终boss一样,要是赢了,就能去天界总会去看看那些仙人,说不定自己也能成仙,要是 输了,要么从头再修炼,要么,就把命赔进去”

“之前,有猫妖成功过吗?”

“只有一只黑猫,他现在在天界当个神仙,不知道在哪,好像是婚姻中心”

“别的猫都失败了”

“也就是说,你不管有没有渡劫,都会离开这里”


郭子凡没做声,他抬头认真地盯着赵磊的眼睛。

以前认识的树爷爷说,心肠好的单纯人类,说话时眼睛里就像盛着一汪水。

赵磊的眼睛永远这么清澈。



“你希望我离开吗?”


那双眼睛眨了眨,又垂下去。

他认真思考的样子很好看,郭子凡看得痴了。

“不想你离开,可是我还是想你能平安度过那个劫”



“子凡,每次渡劫,我都陪着你”

“我想你平安”


那时自己刚渡完第一次劫,毛都快焦了。那人帮他洗干净,又将他放进早已准备好的柔软的窝里。

他躺在那看着那人将食物与水摆好,又过来按他的肚子。

“还好你平安”

“子凡,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赵磊,你相信我,我会平安,也不会离开的”

“好,我陪着你的”


我陪着你的。



10



“子凡,你新年夜跟我一起去广场吧”

“一起倒数啊”

“你知道”

“我活了这么多年,什么不知道”

“那你以前跟别人一起倒数过吗?”

“....没有”

“那我做这个第一个人吧,子凡,跟我去倒数吧”

“好”


倒计时的时候,郭子凡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类还是有些不习惯。

毕竟最新修订版妖怪法则有一条就是不要去人太多的地方,容易过敏。


赵磊见郭子凡一直打喷嚏,以为他是有点冷,就把自己的围巾摘下来一圈一圈给他围好,又顺便捏了下他幻化出的人类耳朵。

还是喜欢猫耳朵。


“叫你多穿点,我的外套你又不穿,就是想耍帅”

“你不也是,看看裤子上的两个洞,告诉你哈,你们家门口那个老槐树爷爷就有老寒腿,你别跟他一样了”

“喂喂,这么有意义的时候你能不能不要提老寒腿这种东西”



最后倒数时,所有人对着天空大喊着“三 二 一”

郭子凡受到情绪感染忘记了喷嚏也跟着伸出双手喊,最后欢呼时赵磊捉住了他的手。

那跟以前,赵磊拎着他爪子的时候不一样。

指尖有点冷,但马上被另外一双手捂暖。


心跳的感觉有些熟悉,就像从前,在除夕夜,一个人撑着柄水蓝色的伞在集市看着他笑,伸手对他说

“子凡,你跟我走”


就像那天晚上,赵磊冒着雨对他伸出手问“你跟我走好不好”

从来没有变过,一直都是你啊。


“郭子凡,我喜欢你”

人潮已经散去,赵磊拉着他跑到一个关门的商场旁边。

那里人很少,没人注意两个时髦的男孩子在牵着手说一场告白。

“你就算是个猫妖,我也喜欢你”



“喜欢便喜欢了,哪来的缘由,郭子凡,我就是倾心于你”

红着脸的赵磊跟记忆中一模一样。

这让郭子凡忍不住闭上眼睛,而赵磊默契地凑过去亲吻。


嘴唇还有一厘米的时候郭子凡睁开眼


“那几个的偷看的,要不要我去送你们上香炉老伯的思想教育课”

好像有几个易拉罐被风吹开了....



“现在可以了”

“还要亲一下吗,赵磊”

“当然要”


就算是红着脸,也想亲吻你的嘴唇。

我好喜欢你啊。


就是喜欢你啊。



11


郭子凡失踪好几天了。


一人一猫在一起已经好几年,前些日子赵磊刚刚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刚在外面租好房子准备过甜腻腻的小日子。

结果那猫妖却不见了。



赵磊觉得有些害怕。

前些天,郭子凡一直坐立难安,不断嘟囔着“时间快到了”

问他,他也不理。



赵磊猜得出来,大概是要渡劫了。

他早已做好与郭子凡共进退的准备,他不知道在那些个妖精法条里有没有说人与妖能不能相恋,可喜欢就是喜欢,他想继续陪着郭子凡。



可是他竟然真的狠心躲起来不见自己。

赵磊除了把家里收拾好让子凡回来时能好好休息也别无他法。

一周后,郭子凡满身伤痕出现在屋子里时赵磊先是惊喜,又开始担心。

“子凡你没事吧”


跑过去揽住他,赵磊把郭子凡扶进早给他准备好的房间,又去打水给他擦干净身上的血迹,接着给他上药。


“疼不疼”


郭子凡咧嘴却扯到嘴边的伤口,他慢慢开口,就像缓缓绽开一个微笑


“赵..磊...”


“我...”


“你不用说的..”

“平安就好”


其实他明白的,不管是去天上做仙人,还是去那什么妖怪总会做猫妖领导人,他都会失去他的爱人。


可没关系,我要你平安。

只要你平安。








12


“赵磊,你个呆子,谁说我要离开”

“你不是要去做神仙”

“切”


郭子凡从怀里掏出聘书亮给赵磊看


“人类与妖怪交流协会总顾问”

“这是什么意思”

“我渡劫成功了,我不做神仙,也不想成那个长生不老的妖怪头子。”

“我求了天界那只黑猫的相好帮忙,他是妖怪渡劫后职业分配处的管理员,就给我安了一个总顾问的名号”

“说是我这样的身份是人与妖和平共处的桥梁”

“所以我现在,是一个有点小法术的人类”

“会老,会死,将来去了奈何桥,也要跟着排队拿号,没有一点特殊”


赵磊伸手拥住郭子凡,没有耳朵,没有尾巴,身上连一点猫味都没有,他的子凡,没有离开他。

真好


“为什么,就这么舍得呢,我就是个小小的人类,你是可以做神仙的..”


“给你讲个故事”


13


一只小猫妖,化形的时候在一个小书生的鬼魂面前,刚刚化形的时候他总觉得一切都新鲜,就缠上了那个小鬼魂。

反正,比那些动不动就尖叫的人类有意思多了。


他们一起去看那小鬼魂曾经投的井,又去他读书的地方看他曾经的先生。

猫妖听小书生讲那些书上的奇闻异事,只觉得这么博学的人死了可惜。

小书生说他当初就因着一时失意喝了点酒,谁曾想晚上醉醺醺地走路就投了井。

本是孤魂野鬼,又不甘心就这么投胎,就在这人间缝隙游荡。

现在遇上个猫妖,索性就陪着他把这不熟的人间走个遍,有个伴也是好的。


小书生有柄水蓝色的伞,太阳毒时,他就撑着它带着小猫妖闲逛。

有时人多了,也要撑伞遮一遮鬼气。

两人躲过道士,也去拜访过山妖。

差点遭过灰飞烟灭的灾,幸好老天爷眷顾。


日久生情皆是命数。


小书生陪着小猫妖渡过三次劫,也说以后等有了九条命就一起去天庭找个仙官的职位当当。

可惜,人间的烟火气终究是太重,小猫妖看见小书生越来越虚弱的样子,去地府门口跪了两天求来孟婆汤。

小书生是不愿意去那奈何桥的,因为他说过要陪着小猫妖。


小猫妖骗书生喝了孟婆汤,又找了鬼差朋友送他去轮回井那里往生,看见他浑浑噩噩走进去还是忍不住喊了一声


“赵磊,你投胎后我便去寻你,你等等我”

小书生没有回头,他早已忘了。



14


“所以,我就是那小书生的投胎”

“你是他的第四世”

“之前那几次,我总是找到你找的太晚,或者刚找到你,我就要渡劫了,等缓过来又要好些日子,没了你,我连渡劫都要辛苦多了”

“等我渡完劫就又找不见你了”

“幸好,后来人越来越多,投胎都要排号,我托关系找到你的号码,从你一出生就跟着,才没错过。”


“赵磊,我问过了,现在排号的人太多,我跟那阎王爷混熟了,等将来咱俩过去的时候,他给我俩VIP号,能投个好胎。”

哭笑不得地又把郭子凡搂紧怀里“怎么现在就说起那些事了...”

郭子凡伸出胳膊回抱住他,小脑袋一晃一晃


“我开心啊赵磊,可以跟你一起生老病死,一起去奈何桥排队,一起分号码,一起喝孟婆汤,做什么都是一起的”

“我不用送你走,也不用你送我走,我们一起走”


眼眶突然有些温热,赵磊低头跟郭子凡接了一个短暂的吻。

“一起走,一起走”


“对了”

郭子凡挣脱出赵磊的怀抱,手里拿着条红绳。

“我从小伍那讨来的,他现在是婚姻管理处的老大,这是限量版情比金坚红线”

“以前啊,我也跟你去过月老庙拜过上一任月老,求过签,可那都是不作数的,我们两个一个为妖,一个为鬼魂,都不在一本登记簿上,哪来的红线呢”


“现在好了”

“赵磊,我就想问你,你还愿意,跟我一生一世吗?”



“小书生,要是我将来成了人,你也变成人 你愿意跟我一生一世吗?”

“我想跟你生生世世”



赵磊的眼神格外认真,他接过红线,伸手绕过郭子凡的手腕。

“我想跟你生生世世”


真是一模一样啊,小书生,小呆子。

生生世世,说好了啊。



“那我就给你缠上了,有了这个红绳,无论转世多少次,我们都会在一起”

“这样方便多了,我们总是会相聚的”


红线缠上后便消失不见,可是姻缘册上两个人的名字却是端端正正地排在了一起。


“郭子凡 赵磊”

小伍笑眯眯地动动耳朵,转身去招呼正在帮忙写人间姻缘册的老谷。

“你看,他们俩的名字,写在我们的名字下面了”


缠过那种红线的情侣只有两对,一对在人界甜甜蜜蜜,一对在天界秀恩爱。


“你说,我们这种渡过劫的猫妖是不是都好厉害”

“厉害,特别厉害”


谷嘉诚笑着看小伍,揉揉他的黑耳朵,

“走吧,还有好几对来拜过的情侣没登记”

“老谷,你不用帮我了,快去忙你的吧”

“好,晚上去灶王爷那里去吃炸鸡吧 他最近从韩国神界交流回来,学了两手”

“好啊好啊好啊”


15


人间,郭子凡正跟门口的老树聊天,变成人之后他依旧拥有能看见妖怪的灵力。

坐在矮脚凳上拿着小电风扇,摇头晃脑的小样子。


而赵磊则坐在一边笑着看他。


还是一样的傲娇又可爱。


不会有事物再把我们分开

天南海北,总会相遇,总会相爱。



END


评论(34)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