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酱🙈

谨慎关注 热爱跑路和挖坑

【磊凡】前度 2

恩,越写越长,有点方....
我编的,勿上升,么么~

晚上到了以前常和小伍老谷去的饭店,人很多,赵磊刚想打电话询问

“磊磊,这里”

小伍笑嘻嘻地朝他挥手,两颗小虎牙怎么也收不回去,看得出来他真的很开心。

“抱歉抱歉,路上有些堵车”

赵磊一边放下包一边道歉,很好,语气平静,动作利落,跟往常一样,什么变化都没有。

如果忽略手心渗出的汗,僵直的脊背和近乎爆表的心跳的话。

郭子凡就坐在他对面。

真实的,鲜活的郭子凡。

不是每天只能反复看的照片和朋友圈,不是停留在屏幕上触不可及的遥远思念,也不是无数次被翻起来的回忆。

这个人是真的回来了。

“好久不见啊,赵磊”

口音没有了,多了几分字正腔圆,头发染成了棕色,真人看起来比照片上还要瘦,他好像还白了一点。

睫毛还是那么长,笑起来时的眼睛依然带着璀璨的星光,与记忆中的似乎一模一样。

“好久不见,子凡”

“好啦,点菜点菜,饿死啦”

小伍最先出声,“凡凡你看你爱吃什么,我记得你爱吃腰子,给你点两串”

“别了别了,家常菜够了,我现在胃不好,烧烤少吃,辣的也不能吃”

“英国的黑暗料理真的好..难..吃..”

郭子凡捂着心口撅起嘴撒娇的样子与记忆中无二,他转身去拥抱心疼得红了眼眶的小伍

“诶呀没事,你要是心疼我,就把给老谷煲的汤分我点”

“以后全都给你喝”

信誓旦旦的小伍逗笑了老谷

“儿子,爸爸的汤都给你喝”

“谢谢我的老父亲”

赵磊一直静静地看着他们插科打诨,这样的场景有多久没见过了,自从郭子凡离开之后,他们几个的聚会除了聊聊天气聊聊近况便不再有其他。

小伍和老谷都是心思细腻的人,面对日复一日成熟而冷静的赵磊,他们两个都绝口不再提从前。

“诶,磊哥,我昨天认识了一个我们学校毕业的学长,他做饭特别好吃,而且人特别好,我们周末出来一起吃个饭吧怎么样。”

那时两人已经在学校外面租房子住,赵磊正在客厅背稿,郭子凡跟一只无尾熊一样挂在他身上看他手里的稿子。

“怎么,一下子混的那么熟...人家做饭好吃就把你拐走了”

“你想什么呢,他跟我一样有男朋友,而且他也是播音系的,正好能教教你”

“有学长带能少走不少弯路的”

赵磊扭头啄了一下身侧人的发旋,“好,听你的,子凡学长”

他们第一次吃饭就是去的这家餐厅,那时的赵磊和老谷都生分得很,全靠凡凡和小伍聊天带动气氛。

小伍话真的挺多的,老谷就坐在一边看着他讲,时不时给夹点菜吃,郭子凡偷偷拽过赵磊在他耳边问“你看他们俩是不是特别像老夫老妻”

赵磊只是不做声地笑,给郭子凡盛了一碗汤推到他面前“慢点喝别烫着”

后来四个人常常聚餐,饭桌上也不再只是小伍和凡凡的脱口秀,老谷说冷笑话总能让三个人捶着桌子笑。

有一次他戴着眼镜和帽子穿着一件枣红色毛衣,走路的样子像极了遛鸟大爷,一路上小伍都想捂脸装作不认识,最后还是郭子凡走过去一本正经地扶住他,“父亲,您今天想去哪遛弯”

一家人的梗就这么玩起来了,每周聚餐老谷总是喜欢左边揽着赵磊右边揽着郭子凡,一脸骄傲地说“看我的两个爱子”

两人倒也配合,挺直胸膛走路都带风,跨年夜的时候还缠着小伍和老谷讨要红包

“过新年也是年,爸爸你难道不该发红包”

最后老谷在群里发了一百元自己抢回七十八,气的郭子凡要断绝父子关系,赵磊给他发了个四十六块钱的红包才把他安抚下来。

想起过去赵磊有些恍惚,他看着面前依然和小伍闹成一团的郭子凡,总有种回到从前的错觉。

可还是不一样,那个时候的他跟郭子凡,是在一起的。

他能笑着凑过去把郭子凡揽在怀里跟小伍搭话,夹他爱吃的菜,见他忙着玩手机就直接给喂到嘴里,有时还能趁别人不注意在脸颊上偷一个吻。

现在虽然他们一起调侃老谷,一起笑着聊天,可是再不能在桌子下面紧紧捉住另一个人的手。

服务员上水果时郭子凡够不到赵磊直接给他夹过去,对方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说了一声
“谢谢”

“不客气”

赵磊有时候觉得郭子凡很残忍,他让他认识了这么好的兄弟,让他可以没事就找人谈人生谈理想,让他觉得自己好像拥有了全世界,然后潇洒地转身离开。

他甚至说不出抱怨的话,因为当时他不曾阻拦,也没有半点质问。

只能怨自己是个拿得起放不下的人,过去三年,回忆依然该死地清晰。

吃完饭几个人坐在一起闲聊,小伍感觉得到赵磊的沉默,也不逼他说话。

“凡凡,你之后有什么计划”

“我是接到了这边的聘书才回来的,周一就直接工作咯”

“那你住哪啊?”

“住宾馆,这两天找房子”

“你住我那吧...”

三个人都吓一跳,赵磊看着有些蒙的郭子凡,又重复了一遍“你住我那吧”

“我之前合租的室友走了,现在正好空了一间房,你可以来这里住”

“不了,这样太麻烦你了,我就在宾馆住...”

“朋友不就是用来麻烦的么”

赵磊抿紧嘴唇的样子让小伍有些慌张,他害怕下一秒磊磊就情绪失控,毕竟从他们两个分手开始他和老谷就看得一清二楚。

有个人从来就没放下,反而越陷越深。

可是还没等他说什么,赵磊就温温柔柔地笑开“没事的,子凡,都认识这么多年了”

“空着也是空着,跟我你还客气什么”

你都能如往常一般自在,我为何做不到。

如同老友般的对话却让小伍有些不知所措,他看向老谷,对方只是摇头。

“子凡你住吧,磊哥都这么说了”

郭子凡叹口气,终究是妥协一般地摊手,笑容灿烂如同冬日暖阳

“那就谢谢磊哥收留了”

“客气什么”

出饭店坐车的时候赵磊下意识地想帮郭子凡拎箱子,对方摆摆手直接把箱子提起来放进后备箱。

赵磊怔怔的看着郭子凡的动作还是忍不住问“你的腰伤好些了吗?”

“好多了,我也不跳舞了,一直在养”

“郭子凡,你小心点腰,别跳那么大动作了,少跳一点吧”

“可我喜欢跳舞啊,而且舞社这回的比赛很重要”

“我是真的喜欢跳舞”

少年回头看他的眼神亮晶晶的,里面满溢着鲜活的热爱,坚定的眼神让赵磊心口一热。

当初,你看他跳舞的时候,可没少心跳加速。

心里这么调侃自己,认命地走过去帮他拎手里的箱子“你要跳舞我不拦着,这种沉的东西在你养好之前,都给我拎”

“嘿嘿,磊哥你真好”

“你要是真想感谢我就少受点伤,少让我心疼”

“好啦知道啦”

现在他不会在意腰伤也不再跳舞,不用别人帮他拎箱子,他不需要赵磊的保护,也不会担心赵磊会不会心疼。

还是不一样了啊,刚开始觉得一如从前依旧熟悉,现在看来,却是陌生的可怕。

“上车吧”

“走啦,小伍,老谷,拜拜”

“拜拜”

小伍看着车子消失在视野里,有点担心地问老谷

“你说磊磊,他是真的放下了吗?他这样...”

“没办法...”

谷嘉诚的目光平静而悠长

“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总得他们自己解决”

赵磊买下那间房子之后,就从来没有过室友,他一直留着个房间,也不知道留给谁住。

而郭子凡呢

谷嘉诚想起刚刚发的微信

“你真的要去住,你知不知道磊哥看你的眼神,跟以前一模一样”

过了许久才收到回复

“我知道”

算了,他懒得去纠结这两个人到底要做些什么,牵过身边人的手

“别想了,回家”

车里的两个人其实一路上都没说什么话,除了偶尔说一下刚刚吃的饭

“要吃小蛋糕吗子凡?”

路过那家熟悉的蛋糕店时,赵磊脱口而出的话让两个人都愣了一瞬然后默契地不做声。

“要吃小蛋糕吗子凡”

“吃吃吃”

那个时候每天晚上都有这么一段对话,一段时间后郭子凡揪着自己圆滚滚的脸硬是要戒掉小蛋糕,天天晚上拎着小蛋糕在郭子凡面前晃悠的赵磊成了他最大的敌人。

抗拒了三四次却依然没有抵住诱惑,一边吃蛋糕一边把气全撒在赵磊身上。

无奈地等自家恋人发完脾气之后帮他擦掉嘴角边的奶油,掐着他的小脸安慰他“小蛋糕我还是供得起的,而且你胖起来好看,我特别喜欢”

“呃...”

先出声的还是郭子凡,他笑着看哪家店的招牌在视线里消失

“我已经不爱吃小蛋糕了,在英国吃的太腻了,吃伤了”

“啊...那就不吃了,挺好的,那东西胖人”

所以回忆这东西最伤人,你每次翻出来,现实总能在你心上最疼的地方狠狠地再来一刀。

偏偏他赵磊甘之如饴地把自己困在回忆里,最后让他记忆里的主角走过来做那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至此全线崩溃,一塌糊涂。

TBC

评论(17)

热度(80)

  1. 小石头Q酱🙈 转载了此文字
  2. 今天開始2016Q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