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酱🙈

三分钟热度 跑路挖坑狂热爱好者 偶尔自言自语 偶尔激情产出

【磊凡】白府日常系列之无题

对,就是这个名字,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这篇该叫啥...救命😂😂


日常系列是独立故事,并无连贯剧情


开学安定了的Q酱爬上来丢个文


文渣手废,bug ooc 请见谅😂


顺便在想要不要搞个百粉点梗什么的..😂


圈地自萌勿上升哦,么么❤



一大早的白府依然是元气满满。


小伍美滋滋地去帮王妈准备早饭,顺便把睡眼惺忪的老谷从房间拎出来帮忙。


等到早饭快做好的时候,去西厢喊嘉嘉和子凡起床。


推门看见嘉嘉还在床上躺着,郭子凡却已经趴在桌上看书了。


“嘉嘉你快点起来啦,你看凡凡都起来看书了”


焉栩嘉嘟囔着翻了个身


郭子凡安静着眉眼翻阅书页,倒没了往日的闹腾劲。


小伍看着凡凡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继续忙着去把嘉嘉拽起来。


要是磊磊回来就好了。


赵磊出门已经快一个月了。


前些日子接了掌门的新任务,这任务只需一人便可,恰好要去的地界赵磊熟悉,索性就派韩沐伯跟着赵磊一块过去。


可是原本的路程只需20多天便可回来,如今快一个月了,却也不见人影。


若不是传递消息的鸽子依然飞的勤快,郭子凡只怕早就提剑去找人了。


早上吃了早饭,被小伍盯着练剑,没练一会就看见那只鸟飞了过来。


嘉嘉取下绑在鸽子腿上的竹筒,里面信纸上有一股特别的墨香,焉栩嘉没打开,冲着小伍使了个眼色。


“凡凡,是磊磊的消息哦”


“这肯定是磊哥亲手写的,大伯的信纸才没那么好闻呢”


郭子凡挽个剑花


“不看”


又继续去琢磨剑招去了。


小伍和焉栩嘉面面相觑。


磊哥的信,肯定是要给凡凡看的啊,他们要是提前拆了...


嘉嘉打了个哆嗦,小伍有老谷护着,掌门人又不在,而且郭子凡那个别扭的家伙,要是他真看了信,估计也要受好几个白眼。


正愁着怎么办,就看到老谷拿着另外一封书信进来。


“掌门人又来了一个任务,去城北的山庄...”


“我去”


出声的正是郭子凡。


他收好剑,从老谷手里接过信瞅了两眼,转身递给焉栩嘉。


“我去执行”


“子凡,你不要冲动”


“那任务只要一人就够,我的身手你们还不放心。”


“不是啦,你手上的伤”


“要不让嘉嘉陪着我去,你们总该放心了吧”


“没过几天就能回来”


小伍还想说什么,就被老谷拦住。


“明天嘉嘉和你一起去”


“成”


郭子凡梗着脖子拎着剑走了,走之前不忘从嘉嘉手里抢过那卷还未展开的书信。


“让他去吧”


小伍点着头


“也对,不然他总是这么憋在府里也不好”


等到回了屋里,郭子凡盘腿坐在床上慢慢展开那卷信纸。


“子凡,我很快回来,给你带了礼物,赵磊”


“就不会多写几个字”


趴在床上把那张信纸揉来揉去,却又小心翼翼地展开放在枕头边的盒子里。


赵磊的字真好看。


郭子凡把盒子盖好,下床点了香薰,坐在桌子上捧起书读。


没读两行就放下了。


房间的摆设没变,味道没变,读的书也没变。


可是没有赵磊。


这一个月郭子凡上蹿下跳,到处去玩,逗蛐蛐,练剑,听戏,和嘉嘉一起学老谷,可是时间一长总觉得没劲。


有个人没跟着他。


这是第一次分开那么久。


郭子凡很焦躁,但他不想承认。


“呼,等明天好好打一架吧”


推门又出去练剑了。


另一边的赵磊刚刚合拢扇子,一转身避开那个伸向他衣襟的手,抬脚直踹心窝,将那个想偷袭的人送去见了阎王。


从腰间掏出蝎子令牌扔在那堆尸体上,赵磊转头问身后的人。


“沐爷爷,你还没消息么?”


韩沐伯冷笑着看向赵磊


“我那鸽子训得再神,也不能上午去下午就回来吧”


“你当它那翅膀是筋斗云做的?”


“知不知道这些天为了给你们俩传信,它都饿瘦了。”


赵磊慢条斯理地掸着身上的灰


“瘦点好,它早就被盯上了,再胖可就要拿来给子凡炖汤补身体了”


今天的韩沐伯也是很心累呢。


“你说你绕一大圈回来,就为了给子凡报当时伤了手臂的仇,你还不告诉他一声。”


“这也是报我自己的仇。”


赵磊没抬头,在一堆尸体边绕着圈,这个是了,当初射向子凡的冷箭不就是他弄的。


这个人是当时缠着自己结果导致他没来得及去救的。


这个是拿着刀用内力生生把子凡震吐血的那个。


这个是当初围剿他俩时撒迷烟的那个。


当初的他们还不够强,只能需要别人来拯救。


而现在的赵磊已经可以独挡一面,大概可以坦然面对当初那些措手不及的黑暗与绝望。


我也是在报自己的仇。


那个时候看着子凡煞白着一张脸捂着胳膊对自己说没事,心里拧着劲地纠成一团,连呼吸都带着胸口生疼。


可他除了任由子凡掐住自己的胳膊外什么都做不了。


还好老天爷把活蹦乱跳的郭子凡还给了他。


赵磊在这里把当初的无助统统还了回去,而在以后的日子里他只想守护自己拥有的一切。


“一个不落”


满意地转身,“沐爷爷,我们回家去”


估计有个人应该是要着急了。


第二天紧赶慢赶回了白府,就收到了郭子凡带着嘉嘉去城北打架的消息。


赵磊苦笑


也对,虽然走之前给买了蛐蛐,又把嘉嘉找回来陪他一起,还整理好了剑谱,可是一个多月也实在是超出了他的预估。


“他在哪,我去找他。”


等到赶到的时候,架已经打得差不多了。


郭子凡这头正使出刚学会的剑招,便觉得身后来了股子熟悉的味道,还有脚步声,太熟悉了。


原来还知道回来。


嘴里哼了一声,手下的动作越发狠了,招招致命,毫不留情。


可是动作太快,脚步却开始有些不稳。


一旁的人瞅准了时机下手。


郭子凡早瞧着了另一边人的小动作,却装作不知地接着打,脚法也开始破绽百出。


果然,暗器飞过来时一股力量揪着自己的领子往后撤,怕自己站不稳还扶了一下。


扇子一转便将暗器钉在了那人的喉咙。


再一旋扇面,身侧的两人也倒了下去。


用扇子架住面前人劈过来的剑,余光扫到旁边还有一人等着偷袭。


一使力将面前人挡了回去,刚欲继续接住另一人的招式,却被郭子凡直接推到一边,转身一挡一劈,那人便做了剑下亡魂。


好剑法


一边感叹,一边一抖扇子直接封了最后一人的喉。


“子凡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哼”


将剑收回去,郭子凡又梗着脖子转身走了。


赵磊跟在身后念叨


“我买了你最爱吃的那家点心”


“给你带了好玩意”


“还买了新的故事书”


郭子凡猛地转身吊着眼梢睨着对方。


“你下回...可不许走那么久了”


“这次是意外,以后一定不会了”


一旁的焉栩嘉看着点头哈腰的赵磊乐颠颠地又给肩上的鸽子喂了口食。


“走,回家给你喂好吃的犒劳你”


“咕咕”


“乖”


FIN


评论(16)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