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酱🙈

三分钟热度 跑路挖坑狂热爱好者 偶尔自言自语 偶尔激情产出

【磊凡】白府日常系列之关于一次练剑

写在前面,算是日常文,其实就是无责任小段子汇总,并没有连贯剧情😂

一切全凭脑洞,起名废对名字起得就是这么随意...

bug ooc 存在,欢迎指正

圈地自萌,勿上升,么么哒~~

赵磊一直觉着郭子凡是他生命中最大的意外。

当年被带进白府时,掌门就坐在正厅,一袭白衣,罩着面纱看不清脸。

可是全身的气场让他不自觉地想臣服。

“你进了白府,这过往都要抛下了,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太平,你当真准备好了?”

他无比认真的点头。

自己本就孤家寡人一个,走上这条路也本没打算回头。

进入白府的还有其他五人,伍嘉成,谷嘉诚,韩沐伯,焉栩嘉,还有郭子凡。

他被安排住在西厢房,穿过长廊时,老远便看见了一人在树下舞剑,

剑锋扫过地面,带起落叶飞旋。

赵磊只觉得有些被这满目翠色迷花了眼。

锦衣少年猛地跃起挽了个剑花,又轻盈落地将长剑收拢于身侧。

“诶,你好”

一旁坐着的焉栩嘉看见赵磊热情地招呼,郭子凡向长廊那边望去,四目相对。

不管过了多少年赵磊也记得那个瞬间。

自己还算饱读诗书,诗句里描写的山河美景朦胧而美好,也曾心生向往。

可那双眼眸却比他读过的所有诗句还要动人。

锦衣少年持剑立于长廊尽头,歪头望向他,表情冷峻,眼中有星子闪烁。

惊鸿一面。

“赵...磊....”

拖长的语调把赵磊拉回了现实。

回头看着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小脸无奈地笑。

当初那个一脸严肃的家伙去哪了。

“你怎么又偷懒不练剑,小心嘉成说你啊”

郭子凡听到这话歪头在他肩膀上蹭了蹭

“我不”

“反正他现在盯着老谷练金钟罩铁布衫呢,管不着我”

左手却偷偷地捏了捏右臂。

赵磊感觉到了子凡的动作,微微侧头问

“伤口还痛吗?”

“这点小伤没关系的”

“你就爱逞强”

赵磊不由分说地转身抓过子凡想收回去的右胳膊。

撸开袖子仔细查看着绷带的情况。

“哎呀,你们都有帮我换药的,掌门人的药特别好用。”

依然不放心地查看了一会,瞧着郭子凡的脸色没什么变化,这才放心地把他的胳膊放下。

“你还说我,你手上的伤,头上的伤还少吗?”

“那都是小伤,跟你那个能一样吗”

那次的伤深可见骨,偏偏他还撑着不说,等到最后挺不住昏了过去大家才发现。

最后还是掌门弄了药性极强的药材,剑走偏锋,才把人从鬼门关救回来

想起这段赵磊就后怕。

“切”

郭子凡吊着眼角睨了赵磊一眼,挺胸抬头看了半天,见他额头光洁如玉地也看不出什么伤口,这才悻悻地又靠了回去。

心里感叹一句掌门人的药还是好用。

噘着嘴摇头晃脑地拽住对方的胳膊,垂眸盯着赵磊手上的剑谱。

“这个剑招我不会了,诶,你又不学剑,看剑谱干什么”

轻咳一声,赵磊不做声地放下剑谱,拾起地上郭子凡刚刚随手扔到一边的剑递了过去。

“你练一下刚刚那招,我看看”

少年听话地拾起剑,随手挽了个漂亮的剑花。

“轻点使剑”

“知道啦”

起势,提膝,下劈

赵磊一边看着子凡的动作,一边回想着方才在剑谱上看的动作

“身体向左转,手心向上,腕同胸高”

“目视剑尖,右脚向后撤步,右手持剑向下”

....

郭子凡听话地使出每一招式,动作缓慢却连贯,行云流水,翩若惊鸿。

“手心朝外,指尖朝前,目视剑尖”

“收”

收剑并步,子凡转头看向一边坐着的赵磊,满眼的得意。

“这招我会了”

我不学剑,可是你要练它。

而我想让你有所依靠。

配合地拍手,“你真厉害”

“刚才那招舞得特别好”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当初那个看起来有点桀骜的少年郎会是这般灵动而纯粹。

也不会想到当初那个有点孤僻的自己会来到白府,会遇到他们,会遇到他。

皆是三生有幸。

看到树下笑开的人,赵磊笑得温和。

眼中的少年逆光而立喜笑颜开,手中的剑也镀上了一层温柔的暖光。

这一切让他的笑容也沁入了冬日暖阳。

那个瞬间如同以前和以后的很多个瞬间一样让赵磊惊艳。

郭子凡,你会发光的,知道吗?

另一边的东厢房

“哎呀,老谷你怎么那么懒,快点练啦!”

“再不练信不信我打死你啊!”

“不想被我打死就快点练啊,练好了我怎么都打不死你了!”

“掌门人回来我要向她交代的!”

“你不要管子凡啦,磊哥会看好他的!”

伍嘉成拿着韩沐伯新给他修好的弓弩机对准老谷。

弓弩上面的“弃”字正好对着老谷眉心

“你信不信我就直接发射了啊!快点练啦!”

谷嘉诚整了整绣着“常”字的腰带,无奈地挠挠头

“练练练”

“我要被你气死啦!”

“快练!”

“好”

评论(3)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