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酱🙈

三分钟热度 跑路挖坑狂热爱好者 偶尔自言自语 偶尔激情产出

【亮宇】平常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师徒真的太好磕了,不管什么情都太好磕了...

友谊向或者暧昧向都可以

ooc属于我,都是瞎编的瞎编的

今天的舞蹈看得让人想哭.......


521也是节日对吧.....521快乐吧师徒女孩们


-------------------------------------------------


回到武汉那时候的天不错,亮亮把行李箱拖进房门时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看来自己当初的采访描述还是有点含蓄

天蝎座的洁癖男黑着脸去开窗,风一吹又被窗框的灰糊了一脸

脸更黑了

家里的灰积得有些可怕,拖布和扫帚居然也要先清洗才能正式成为清洁工具。

视频电话接听时韩宇就看到一个袖子撸起来脸上还带着黑气的胡浩亮。

“喔,你家这么脏”
韩宇坐在试衣间凳子上看着摄像头那边的房子啧啧啧感叹。

回武汉会被抓走去大扫除吧....

要不再等几天

看着视频里的人眉毛拧起来的纠结样子,手里还抓着拖把的清洁工立刻就明白对方安的什么心。

“你不要想逃避劳动”

“我没有啦!!!”

“这边还有一堆事情等着做,地板镜子还没有买...我明天想要去商场看一看”
“不过我在武汉就待几天,之后就要去做裁判”
“只能慢慢来”

老老实实汇报行程展望未来的样子看得韩宇直乐

“不用那么着急,我们可以见面再商量”

“还有几天就见到啦”

“好啊”

那边的人心情愉悦

“我等你”


第二天睡了个懒觉的胡浩亮醒了之后看了半天太阳,还是决定去把地板和镜子挑一挑

只是一路上都心不在焉

大概是没有选管的三个小时夺命追魂敲门call有点不习惯?

选管真可怕

“你们男生女生不知道在干嘛”

哪里有女生,只有一个韩宇


家具商店前面有一家服装店,胡浩亮走着走着就拐进去

店铺好久没上新了....

再不出短袖就等着出秋装吧

这衣服还挺适合韩宇。

也挺适合我。

比划了几下还是决定放弃试衣服,怎么看都是韩宇更合适。

他俩虽然长得像但是肤色好像还不太一样...

溜达着看地板和镜子还有其他装修所需,记得韩宇说过要什么型号的,只是当时比赛期间闲聊着提起,又被排舞挤占了大部分脑容量,记不太清。

还是不要自作主张,那个家伙一旦炸毛可并不好顺,冲到家门口放背背佳都有可能。

哦不对他有自家钥匙

悔不当初

逛了一天两手空空的胡浩亮回家继续放空,这大概是比赛结束后遗症,他无端怀念起过往半年的种种,怀念那些朝夕相处的队友。

怀念那些想见就能见到的时光。

比赛结束后他们俩分开的不算太久,但是总是见一面就分开,胡浩亮把自己抛进繁忙日程里,一切耽搁的计划开始运行,生活开始稳步进展,除了闲下来时会陷进一阵接一阵隐约的疲乏空虚,并没有大碍,只是一直存在。

这种感觉就像阴雨天发痛的关节,让人心中不住惦念坐立不安,却也怎么都没办法彻底祛除。

他又在恍惚了。

家里的灰尘已经清干净,亮亮坐在沙发上发呆,手指点开微信界面,和韩宇的对话停留在昨天的晚安,键盘弹出又被他摁掉

不知道说什么

心里的空虚匮乏又一次袭来,身体软在靠垫上,他任由这感觉吞没自己,不想再纠结些所以然。

人们说他在舞蹈上是神,是鬼才,可舞蹈用时间磨合加上日复一日的练习便简单可控,心中烦忧却偏偏随着长久陪伴变得更复杂难解。

如果所有事情都像跳舞一样单纯就好了。

他突然怀念起十六岁那年的自己,生命里最重要的无非跳舞,每天和朋友笑闹在一起,不知道未来会给他们什么,也从来不会担忧出路。跳舞时就板着张脸看向韩宇,休息时又会将水瓶递到看起来有点怕他的小家伙面前,看他低头乖乖喝水,头发被帽子压得乱七八糟,翘起的几丛头发总勾得他想伸手去按,可想到他们都是满手汗水又把这份冲动压回去。

后来韩宇好像彻底看穿他,懂得他的软肋,得意地掀开那些装乖的皮囊,跳舞结束不等他提醒喝水就笑着凑过来拿水瓶,甚至得寸进尺要他请喝小卖部冰镇的可乐。

胡浩亮现在回忆起从前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那时候零花钱总是花得很快,大概全都变成了零食可乐,进了那人的肚子。

当然,韩宇也一样,青春期男孩把每天的早饭钱扣出来,最后统统变成一份又一份生日礼物融进那一句“亮亮哥哥生日快乐”

他那时还没变声,说话带点奶气,总让人听得有成就感,自己是个哥哥。

这哥哥一当就是十五年。

可好像这个哥哥并不称职,他被照顾多一点,而且很享受。

手机铃声响起时记忆刚刚回溯到两个人第一次参加比赛那次,他还没来得及回想当初韩宇染的头发是明黄还是暗黄,再熟悉不过的响亮嗓音就透过听筒把他拽回了现实。

“亮亮!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

胡浩亮甚至可以想象出韩宇的表情,抬头看墙上的时钟,他应该刚下舞蹈课。
握手机的那只手也应该和当年第一次比赛完等结果时紧张牵住他的那只手一样,汗津津的。

也许比当年要更肉乎一点。

“还好啊”

他顿了一下

“地板和镜子没有买”


对方好像笑了,语气中的雀跃哪怕隔着好几个城市也能通过电波传达到想见的人耳边

“那等我回来”

“我们一起去买”

“好啊”

亮亮把自己整个陷进沙发里,眼睛盯着天花板上的一点,呈现出完全放松的姿态。

“等你回来”

之后便是没什么新意的对话,不外乎今天上课有几个好学生,又有几个调皮捣蛋被收拾,跳了几节有多累,武汉的天气有多奇怪,计划进行到了哪一步,还有什么时候在其他城市相见

电话挂断时仰躺着的人终于意识到距离重聚的日子已经进入倒计时,而他恨不得把指针多转几个转直接调到那一天。

疲乏的感觉总算消减一点,他起身,打算把之前的计划表再做点修改。

很多事情其实都可以一个人完成,但他还是该一起。

就像之前说的

“就是要在一起”

他知道自己在想韩宇。可是想就想了,随着想念作出改变,其余也不需要多说什么。

世人最爱谈爱,有什么事一定要归类划等,轻易便对感情冠以爱的名义,可喊多了口号,最后爱来爱去到底几分真心,没人能说清

胡浩亮聪明通透,但也不愿意把脑细胞浪费在分析这些莫须有的东西。

毕竟还是活在当下最重要,比方说找一天商量挑什么型号的镜子和地板,他俩再回武汉后一起去买。

比方说他今天走在商场里看上的是一件卫衣,粉色的,韩宇穿一定好看,明天想去买回来。

那个人瘦了,也好像这几天又反弹回来了

胡浩亮比了比尺寸,有点头疼怎么给他选。

待办事项里又多了一条,优先级最高

晚上要问韩宇的尺码。



韩宇一定胖了

胡浩亮想

不然怎么所有的琐碎日常加在一起还没有他重

特别特别重


如果说习惯用了十五年的时间把这个人嵌进他的生命里,那么最近这半年,一个比赛又轻易把那人提到了心中最显著的位置,无法割舍,无法分离。

胡浩亮一点不抗拒。

没什么好奇怪的,那是韩宇。

十三岁到二十八岁的韩宇。

相信另一个主角也一样。


天蝎座的男人陷入睡眠时想,过几天见到他的小徒弟一定好好观察到底什么尺码

这个家伙电话里报体重时声线里波动一下他都能听出几分心虚。

师傅什么都知道。



梦里他又见到了那个小团子,熟悉的武汉口音

“亮亮哥哥,一起跳舞好吗”

没有犹豫的,他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好啊”

“一起跳吧”

“韩宇”


END


太难了写不出那种感觉,太难了....


以及我求求他们不要半夜发微博了,熬夜使我秃头.....僧气





评论(8)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