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酱🙈

谨慎关注 热爱跑路和挖坑

【魄魄】爱瘾 1-2

艰难复建,并没有完结....

自己立的flag还是得慢慢憋....

剧情来自 @司空蜜爷  的魄魄视频 Animals有私设

第一次写魄魄,ooc肯定有....我会努力不崩的!!!





一见钟情是什么?


是见到漂亮脸蛋的肾上腺素。




白敬亭陷入了一种骤然的汹涌爱意,而始作俑者大概是镜头里那个笑嘻嘻的漂亮小妞。




作为艺人她足够敬业,摆出的表情都堪称完美,前一秒骄纵下一秒又是俏皮,眼神透过相机直达人心底。


看样子这回的拍摄会非常顺利。




拍摄间隙白敬亭松了口气,老实说他从来不在乎什么拍摄的意境或是品格,他的任务仅仅只是把人拍的好看,只要模特不僵硬,捕捉到最美的一面从来都不成问题。


其实受众的要求无非就是美丽或者帅气,都是俗人就别端架子,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谁也别自称是什么艺术家。


这回的小明星很听话,按照指令摆出动作,不会灵光一闪去营造自以为忧郁高贵的意境。



“明天有个试镜,打扮得漂亮点”


经纪人的话语有些不耐。


女孩谨慎点头


“好”



像个提线木偶。



漂亮的提线木偶。





人都是视觉动物,对于美的事物会格外宽容。而美好又听话的事物更加会让人心生怜爱,所以在小明星发型有些乱时他甚至亲自上手帮她整理。


“这边的头发”


她的脸看起来很柔软,指节擦过时的触感很好,指尖撩起碎发将它塞进帽子,指腹触到了她的耳朵,圆润的耳廓。


漂亮女孩就这样将自己窝在夸大的椅子里,一言不发地看着那只手擦过自己的脸颊,歪过头配合那只手的动作,像一只猫在撒娇。


白敬亭瞥见她的口红,镜头里有些颜色失真,在灯光下她的嘴唇显得偏粉,很衬她那张青春的脸。


身体向下滑让腿弯搭在扶手处,悬空的小腿一荡一荡,白敬亭低头看几乎快躺倒在椅子上的女孩,心里想,只要两手撑在两边,就能轻松用自己的影子困住她。


他也这么做了。


低下头时分明感觉到那张漂亮的脸上有一丝不自然,但是也没有任何话语来提醒他似乎逾越了安全距离,她只是稍微偏过头,确保口红不会被蹭掉。


白敬亭可以看见她脸上的细小绒毛,也可以感受到她面皮上逐渐漫起的热度,她不愿意对视,只是侧头盯着自己裸露的小腿,眼神里没有焦点。



这女孩温顺地可怕。


像一只待宰认命的羔羊。



“别用这个姿势,稍微撑起来一点”


说完话他就直起身后退,余光却没放过女孩的每一个动作。


她好像为自己之前的误会有些羞愧,不好意思地改变姿势,白敬亭再次弯腰把她因为挪动身体而快蹭到膝盖的黑色裤子重新拽下来。


“谢谢”


他没回应,走回原位继续拍照。


不要随便仰倒露出任人宰割的模样,因为你很可爱漂亮。他们都在盯着你呢。



“很多人都在盯着你的女孩,她很脆弱”


“她很听话,她需要你”



恍然间白敬亭看到了一张缩在椅子里哭泣的脸。


你在哭吗,别怕,有我在呢。




“乖女孩”


快门声掩盖了摄影师的呢喃。


眼镜盖住了他痴迷的眼神。



听话的木偶是不会逃跑的,哪怕即将与黑暗为伴。


木偶需要主人,公主也需要骑士来保护。



坐在电脑前选片的白敬亭想他明白了什么叫一见钟情,照片里的女孩开朗自信,站在眼前的人也在笑着同工作人员讲话。


这都不是真正的你。



你只是一只可怜的漂亮的迷途小羊,猎人狩猎你,野兽妄图撕咬你。


可没关系,我会保护你。





我被盯上了。


吴映洁想。


被关注的感觉她不陌生,她是艺人,镜头对准她时每个表情都必须完美。


可这次关注她的不是镜头。


是一双眼睛。


无时无刻不在的眼睛。


这感觉很不好,像吐着信子的毒蛇在你皮肤上爬过,寒意在脊骨中蔓延开,再从皮肤表层散发出来,其名为恐惧。



她不能报警,因为一切都只是归于她的直觉,而没有任何证据。


经纪人也觉得她在说胡话,毕竟很多时候她确实逻辑混乱让人发笑,一会精明一会傻气。


“你只是压力太大了,早点睡,明天还要拍戏”


“拼命工作才能站稳脚跟啊”


她只好点头,吞咽下内心里的犹豫,她自己也承认,有时直觉很准,有时却又像无头苍蝇一样思维跳脱。


可能只是最近推理小说看多了产生的幻觉?


挂断同经纪人的电话后,吴映洁坐在房间里将电视打开调大音量,又打开所有的电灯开关,屋子里明亮如白昼,仿佛这样才能驱散心里的惧怕。



有光的地方会减少罪恶,人们心底的阴暗也会被强行掩盖。


可是光芒太过强烈,勾勒出她的影子映在窗户上,那成片的黑暗足以吞噬所有目光。



不安加剧,她慌忙去拉上沉重的灰色窗帘,将屋内的一切遮挡住后才放松下来。


窝在被子里看完一整集最新的电视剧,心底的感觉已经没那么强烈,而且确实没什么事情发生。


果然只是压力太大产生的幻觉吧。


吴映洁戴上眼罩躺倒,过了片刻又起身从床头的瓶子里拿了两片安神的药物服下,这才慢慢睡着。



楼下隐约传来汽车驶过的声音。




哒哒哒


是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的节奏感。


“诶?你就是那个新来的白敬亭啊?”


眼前的少女天真活泼,穿着医生制服,明媚的模样怎么都不像该待在这个地方的人。


白敬亭不自在地拽了下袖口,上面的图案提醒他,你在监狱里,你杀了人。


你是个死刑犯。


“看样子你蛮健康的”


小医生认真地翻阅着他的体检报告,不时地抬起眼打量他


“真是可惜,你为什么要杀人?”


“因为那个人该死”


一直沉默不语的少年突然抬头,眼神凶狠不似之前那般温顺柔软,女孩吓了一跳,猛地后退两步,后腰磕上桌子时她的表情中除了疼痛还掺杂着惊慌。


可怜的女孩,被他吓坏了。



“对不起,吓到你了”


突然柔和的声音让女孩放松下来,她站直身体看着那个喜怒无常的死囚。


狗狗似的下垂眼,真是无辜。


可是在这监狱里的人谁会无辜,每个人都犯了罪,哪怕有一万种理由为心中正义开脱,罪还是罪。


而且这样的人不会后悔。


她叹了口气。


“没关系”



低头又翻阅了两页他的档案,女孩脸上又挂上了进屋时的甜笑。


“你的正义感很强诶,很喜欢保护别人”


夸赞的声音与表情不似作假,白敬亭有些不好意思地想挠头,但是手铐阻止了他的动作。


“谢谢”


“但是你要小心咯,这个监狱里,很多人喜欢欺负人的”


忠告的语气却突然让他心底里有些紧张 “有人欺负你吗?”


女孩没有回答,只是笑得更加开心


“你怎么才来就想保护别人啊”



她伸出手抚过白敬亭的脸“你的脸很红,是不是有点发烧”


“没有”


强大的雄性见到柔弱可人的雌性总会激发保护欲,而眼前女孩一副散漫单纯的样子怎么看都不能威慑监狱里那些穷凶极恶的人,刚刚还只被自己的一个眼神吓到。


保护是本能。



“好了,看样子是没什么问题”


高跟鞋转了个方向


“我先走咯”


哒哒哒


门打开,关上,又被打开


“忘了说,我叫吴映洁,但是这里的人都叫我鬼鬼,明天见啦”


“白白”


眼前的脸同另一张脸重合,晕眩感骤然袭来,他不自觉捂住脸,再睁开眼睛,看见的是家里的天花板。



拿起手机解锁,七点半。


有光线从灰色的窗帘缝隙中透出来。


晕眩感还没过,从梦里一下子挣扎醒来的感觉并不好受,心跳如擂鼓。


他伸手从床头拿过褐色的水杯,清凉入喉后才稍微缓解那些心悸。



也不知道这个梦算美梦还是噩梦。


自己成了杀人犯,可梦里的吴映洁那么主动靠近,倒是求之不得。



哪像现实里这个人那样胆小可怜的样子。


手机日程里提示今天九点有拍摄任务,白敬亭收拾妥当后开车前往摄影棚。


吴映洁已经坐在那里化妆,他坐在一边摆弄相机,听到经纪人与她的对话。


“你怎么总是打哈欠,没睡好”


“一直在做梦”


“说了不要想东想西的”


“好,我知道了”



小可怜



今天的拍摄进行的依然顺利,眼底的乌青被厚重粉底掩盖,打光足够便可以掩盖一切疲态。


但是白敬亭明白这个女孩有多困倦,打心底里让人怜爱


看片子的时候吴映洁凑在他身边,白敬亭闻见她新喷的香水味道,手不自觉拽了一下袖口。


“对不起,今天状态不好”


“没事”


鼠标点过照片上的那张脸,白敬亭又问“听你经纪人说,最近休息不好?”


“对啊,总是做一些乱七八糟的梦”


“好累哦”


吴映洁好久没找人抱怨过,而眼前这个温柔又愿意听她倾诉的摄影师显然是个不错的撒娇对象,她嘟起嘴有些泄气。


“总是梦见有人在跟着我,但是我不知道是谁”


摄影师顿了一下,将目光从眼前的屏幕移到身边人的脸上。


撒娇的样子同她那些视频里一样,不是假作的伪装,是真的很可爱。



“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了”


“也许吧”


“我知道一款睡眠糖,吃起来很有用”


眼镜框下的双眼一如往常地让人信赖


“我睡得很好,需要的话我帮你带几瓶”


身边的姑娘终于露出笑容,“谢谢你,白白”


“没事”



他转头来掩盖方才亲昵称呼所带来的害羞,还好别人听不见他的心跳声。


“那你现在都不做梦了吗?”


“不,偶尔还是会”


想了想,又补上一句


“但都是美梦”



我梦见了你。



TBC

评论(20)

热度(189)